第二章-
作者:宫泽周      更新:2019-11-09 00:30      字数:0
  第一卷 第二章

  1.

  「果然啊……。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没有其他办法之下,只好坐上奥格华和那个姑且称做是部下的女性所准备的车,到达了『据点』的良护,直率的垂下了肩膀。

  那是个位在于住宅区的独栋房子。

  以冠姬圣战的据点的标准来比喻的话,是个颇为离经叛道的东西。

  但是,最主要的问题则是那间房子门牌上所写的名字,『盾町』这么一件事。

  对,这里是良护的家。由于良护的双亲都在海外工作不会回来的缘故,事实上就如同只有他住在这里一样。

  「撒,奥莉卡大人、良护大人,请进。」

  奥格华用钥匙把大门给打了开来后,招呼着两人。

  「请进你个头。这里是我家吧。」

  「家?真是简陋呢。大概只是马卡路因鸡舍的程度吧。」

  奥莉卡说着让人感到不管怎么说她也都是个公主这样感想的话,但是良护一丝吐槽的力气也没有了。

  总之,看到了玄关和入口处的走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多少安心了一些。

  但是,当跟随着奥格华的带领来到客厅的时候,良护不禁双膝跪地了。

  室内完全变成了良护完全陌生的姿态。

  看的见的所有熟悉家具除了电视以外,全部都搬走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付有顶棚的巨大床铺和豪华的椅子、镜台摆设在房间各处。面向后院的那扇窗户的素色落地窗帘也被换成了上面有着金色刺绣而且十分厚的东西。

  仔细一看,床上还铺有着细长毛边的绒毯。

  「这里原本就比较大的原因,就拿来布置成奥莉卡大人的房间了。」

  奥格华泰然自若的说着。

  「唔嗯……。虽然大概只有我家的半个厕所大,但是只是据点而已呢。只能忍忍了。」

  奥莉卡也没有一丝犹豫的样子,走进了房间,理所当然的样子往椅子上坐了下去。

  「啊啦,良护,不用跪着也没关系的喔。」

  「才不是那样!」

  良护站起身来,做出了抗议。

  「你、你那恐怖的表情是要想怎样喔。」

  「会有这种表情不是当然的吗。随意的把别人的家改成这样……。饶了我吧。到时候爸妈发怒的对象可是我耶。」

  「做为家臣被公主选做为据点可是一件名誉的事喔?自豪吧。」

  「谁是家臣啊。就算是公主也有能作和不能做的事吧。」

  「请安心吧,良护大人。我们已经取得了家主的许可。」

  说着,奥格华拿出了小型的影片播放器。

  画面上映出了良护所熟悉的脸。

  『呦。良护你还好吗?似乎公主要在你那里流速的样子啊。做爸爸,当然是马上就答应了,所以一切就拜托你了喔。嘎哈哈。』

  「爸爸?」

  那正是良护的父亲。父亲漂亮的顶着梳理整齐的头发,穿着看不习惯的高级西装坐在从没见过的豪华椅子上神气的抽着雪茄。另外一只手拿着的酒杯里注满着红色的液体。唯妙显得有点异常兴奋。

  『良护,国际交流对今后的社会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喔?就算是公主什么的也不要顾虑太多,要好好的去展现自己。妈妈啊,就算有了金发的孙子也是会高兴的喔。』

  「妈妈?」

  接着出现的是良护的母亲。母亲也是,身上包裹着良护从没见过的高级小礼服,头和手腕还有指尖跟耳朵上都装饰着各式各样的宝石饰品。果然也是兴奋异常。

  「虽然说了爸妈在海外工作没有办法回来的话,但她们也只是普通工薪阶层的夫妇喔!?那雪茄是怎样,那宝石是怎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撒,妈妈。要开法拉利一起去兜个风吗?』

  『啊啦,爸爸。虽然很开心,但是开车喝酒还是不太好。拜托司机开吧。』

  这样子的感觉,伴随着两人的画面的消失,影片也结束了。

  「就是这样。良护大人,所有的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收买的啊!」

  「奥格华机构可是非常优秀的。」

  挺起胸膛,一脸骄傲的奥格华这么说了。

  「……只是会弄错人呢。」

  「奥莉卡大人?!突袭太过分了啦。」

  奥莉卡的一句话狠狠的刺进了胸膛的原因,奥格华突然显得有点狼狈。

  「总之,这里就是我尔后的句点了吧。良护,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什么啊!」

  良护大声的吼了回去。

  「到底你们是谁啊?还有刚才叫塞菈的也是。为什么想要把我杀掉?」

  对于良护的发言,奥莉卡和奥格华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脸。

  「这得要照顺序解释才行了。坐下吧,良护。」

  「什么坐下,啊。」

  「好啦,快坐下吧。」

  静静瞪着这边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魄力。

  「……真是的。这次就听你的吧。」

  良护不甘不愿的,遵从奥莉卡的指示坐上椅子。

  坐上的并不是像王座一样的豪华东西,但却是很柔软的良好质地。比这家里原本的东西还要来的贵,是肯定没错的。

  「那么,我就去为两位倒茶吧。」

  奥格华喀喀喀的往厨房走去。

  在那数秒之后奥莉卡才开了口。

  「我们是马卡路因王家的人喔。」

  「不知道啊。」

  「英国那边小岛上的王家喔。以前是个王国,但是现在已经不治理国家了。」

  「诶……。」

  「然后,塞菈和我就是马卡路因的公主喔。」

  「说是堂姐妹的样子。是像姐姐一样的感觉吗。」

  「姐姐……。是呢,因为我的双亲很早就去逝了,所以就由马卡路因王、也就是塞菈的爸爸来照顾。而我也就跟塞菈被像姐妹一样的养大。」

  奥莉卡眯着眼说着。

  「那为什么会变成那杀人狂似的样子啊。还是用那种变魔术一样的方法……」

  白银骑士从空中出现的事还有奥莉卡一瞬间武装起来的事,良护除了认为是魔术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才不是变魔术呢。是召唤骑士喔。以姬泪石为媒介,进而利用森罗万象的力量,王族与生俱有像是秘法一样的东西喔。对呢,大概就是像魔法一样的东西吧。」

  「魔法……嘛。」

  虽然魔术还是魔法什么的良护并不相信,但是看到了刚才的那种景象,这种解释方式的违和感还比较少一点。

  「塞菈想要妨碍我。不想让我成为冠绝姬王啊。所以当初才会选择参加了冠姬圣战,而且还把席尔瓦老师当成了召唤骑士。」

  「……等等。」

  良护的脑中无法整理出思绪,所以反问了回去。

  「所以说冠姬圣战和冠绝姬王到底是什么啊。」

  「冠姬圣战就是冠姬圣战啊。目标成为冠绝姬王的各个王家的公主们之间的战斗喔。」

  奥莉卡的回答,一点都没有解释到任何事。

  良护一付头上要出现一个巨大问号的样子。

  「奥莉卡大人,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这时,奥格华端着一组茶组走了回来。

  「……是呢,这种解说还是奥格华比较上手。拜托啰。」

  奥莉卡用鼻子发出微微声响,接着便深深的靠向了王座的椅背。奥格华则在旁边放了一张小小的,并在摆上了红茶以及茶点。

  「良护大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被称为王家的一群人的存在吗?」

  在侍奉完奥莉卡的奥格华,这次在良护旁边也摆上了一样的红茶组后说到。

  「事上有几个王国的事还是知道的。」

  「当然,像那样治理着国家的王家也是有的。但是我们口中的王家,有一点点不太一样。除了治理国家之外,在经济和武力或者某种技术上有特殊的一族,便被称为王族和王家。」

  奥格华平静的说着。

  在她的背后,奥莉卡一脸骄傲的把红茶啜入口中。

  「官方承认的王家有十三个。那些王家所共通的一见是,便是如果误用了所持的力量的话,简简单单就能把世界毁坏殆尽。」

  「毁坏世界?」

  「过去几次的大规模战争和世界恐慌还有干旱合洪水这种自然灾害,根源几乎都跟王家有所关联。」

  奥格华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话的样子。

  良护对于话题巨大的程度,不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冠绝姬王也就是,有着足以对抗刚才所说所有王家的绝对权力,王家中的王,这么一个存在。」

  「冠绝姬王……。总感觉,有点厉害呢。」

  「是这样没错呢,例如说以前,发生过冠绝姬王搞错了熊猫身上黑色和白色的部分,周围的人都取笑着的事。接着,隔天之后,世界上熊猫的基因白色和黑色的部分就逆转了。」

  「哈……?那啥?」

  「还有冠绝姬王讨厌下雨,没有雨就好了这样想着的样子。接着,她所在地方变的只剩晴天,取而代之原本要下在那个地方的雨全部都注往了其他的地方,其中还有发生过一整年都在下雨的事情。」

  「真、真糟糕呢……」

  「因为要记太麻烦的理由变更名字的国家,还有因为要兑币太麻烦而统一货币的国家也不在少数。」

  「……总觉得,冠绝姬王这种东西,还真是廉价存在啊。」

  「当然啦,这些只是说出来显示冠绝姬王影响力的例子。其他更加正经的粒子也是有很多的喔。」

  奥格华微笑着。看来奥格华不像是在扯谎的样子。

  「冠绝姬王是十年一度,从各个王家的未婚女性,公主们中选出的。而那个战斗,便称为冠姬圣战。」

  「原来如此啊……。但是,为什么是公主呢?」

  良护侧了侧头。

  「冠绝姬王的力量,不是年轻的女性没有办法使用什么的,未婚的年轻女性拥有最中立的立场什么的,有各式各样的理由。」

  「唔嗯……」

  良护终于了解了冠绝姬王和冠姬圣战的关联。

  确认到了良护理解似的表情,奥格华继续了下去。

  「冠姬圣战的规则只有两个。参加的公主,必须要用一种被称为姬泪石的特别宝石跟召唤骑士定下契约。然后,尽可能的收集很多的姬泪石。在一年的期限中,收集到最多姬泪石的公主,就能成为下一个冠绝姬王。」

  「是喔。用姬泪石的力量缔结契约的召唤骑士有多厉害是很重要的喔。」

  奥格华说明结束之后,奥莉卡忍住了哈欠,从王座上起了身来。

  抓了良护手边剩下的茶点,放入了口中。

  「怎样,良护。知道了吗?」

  「虽然不是很想知道呢。」

  略带憎恨的口气,良护直率表达了。

  「那,就让你当作家臣了喔。因为你和我定下契约变成召唤骑士了所以。」

  「那个请让我拒绝。」

  良护马上就做出了回复,奥莉卡则是不满的鼓起了脸颊。

  「为什么啊。」

  「事情是知道了。虽然召唤骑士的契约是做了。但是,事实上作为骑士战斗的是你吧?所以跟我毫无关系。我可只是一般的人喔?」

  「虽……虽然是,这样没错……」

  「良护大人。」

  代替吱吱呜呜的奥莉卡,奥格华开了口。

  「拿着奥莉卡大人姬泪石的人士良护大人。狙击姬泪石的其他公主追到这里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如此还是没有想要战斗的意思吗?」

  「这……。」

  良护意识到的同时,手环便显现了出来。

  「刚才也说过的,对我来说这是不需要的东西。如果能够拿下来的话马上就会还回去的。」

  良护转了转手腕,确认着手环。果然像接缝的东西,一点也看不到。

  「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管怎样都拿不下来……」

  「那么,果然你还是我的家臣啊。」

  对着失望的良护,奥莉卡气息混乱的摆出高傲的样子。

  「拿着我的姬泪石的人。不成为我的家臣不是很奇怪吗?」

  「什么歪理啊。」

  「王家的歪理喔。总之,不要再强词夺理了,侍奉我为我战斗就行了。」

  「不要。」

  「快侍奉我。」

  「拒绝。我只想过着平凡的生活。」

  「对我来说这就是平凡喔。」

  「但是就我来看是异常。擅自就把别然卷入这种奇怪的事……。」

  「啊啊,够了,你很烦耶!默默的跟从就好了!」

  奥莉卡愤怒的大声说着。

  「对我来说,也不想要把你这样的普通人卷进来啊!也看看我,明明是贵重的召唤骑士,结果却只得到好像没中奖一样的你。」

  突然奥莉卡的爆发,一瞬间就让良护和在一旁的奥格华绝句了。

  数秒之后,良护才终于开了口。

  「没中奖……。」

  对于这么一个发言真的是生气至极了,以至于语气显得有点慌乱。

  「那是什么说法啊。你,难道没有想过别人的心情吗。」

  「又不是撒马莱因˙良,凡人的你只是个普通的棋子而已不是嘛!」

  「你说什么!」

  但是,良护对于那些话,没有办法找到更加凶狠的反击话语。

  暂时无言的盯着奥莉卡,接着转身过去,静静的开口了。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去找别的人啊。比我更优秀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吧。」

  「就这样子做好了。原本就只事想说为了要成为冠绝姬王没办法才使用你的,要说那句话的是这边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第二次了。」

  「你才是,赶紧从我家出去吧。」

  良护从客厅走了出去,往玄关的方向前进。穿好鞋子,打开了大门。

  「良护大人,要去哪里?」

  奥格华接着追了出来,担心似的问着。

  「跟你没关系吧。」

  「良护大人,奥莉卡大人那样子的话想是不是真心的。只是因为特殊状况,所以没有办法冷静而已。」

  良护没有答应,走出了家里。

  2.

  奥格华对着被粗暴关上的门深深的叹着气,返回了客厅。

  「奥莉卡大人,目标要成为冠绝姬王的人,刚才的发言是怎么一回事。」

  「那家伙是个庶民,不直说的话是不会懂的啦。」

  奥莉卡赌气的噘着嘴,把手腕抱在胸前。

  「奥莉卡大人的心情我清楚。」

  奥格华像是哄着奥莉卡一样温柔的说着。

  但是,接着瞬间转成了略带强硬的语气。

  「但是,奥莉卡大人请也了解一下良护大人的心情。对他来说所有事都是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发生的。为了理解这些,是需要依靠一点时间的。」

  「为什么我非得要理解那种家伙的心情不可啊。」

  「这么说,你是想要放弃成为冠绝姬王了喔。」

  「才不会放弃呢!」

  「那么,想要怎么战胜席尔瓦大人呢?」

  「唔。」

  「奥莉卡大人作为召唤骑士太弱了。不管事攻击力还是攻击力都很低喔?」

  「唔唔。」

  「这样下去,残忍的被切破衣服和满眼泪珠恳求饶恕的奥莉卡大人的照片在我的珍藏品中只会越来越多喔。当然,那也不错。」

  「什么不错啊!不要期待别人的那种表情啊!」

  「咿啊,奥莉卡大人好可爱。」

  侧眼看着开玩笑的奥格华,奥莉卡自言自语似的开了口。

  「但是,是呢。这样子继续下去,不只席尔瓦老师还有其他的骑士也战不胜是事实呢。」

  「顺带一提,至今跟席尔瓦大人的战绩是?」

  「虽然只是练习的战斗,但是一胜也没拿到。」

  「……十分严峻的状况呢。」

  「」

  「如果作为召唤骑士的能力可以上升的话,至少可以增加一百分比的胜率也说不定。」

  奥莉卡没有对此发表看法,只是小小的「唔嗯」了一声。

  「说起来,为什么席尔瓦大人会和塞菈大人签定契约呢。」

  隔了一会儿奥格华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奥莉卡大人去拜托的话,应该不会拒绝的。」

  事实上奥莉卡也有想过请席尔瓦做为召唤骑士的事。

  但是,因为他已经引退的原因,所以并没有这样做。

  「幸福的钟喔。」

  「那是,什么东西?」

  奥格华侧了侧头。

  「塞菈他频繁奏响的那个手球喔。那个是马卡路因家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幸福的钟这么一个乐器。与发出来的声音有关,听说可以操纵人的心。」

  「那么难道席尔瓦大人就是被这个给操纵的吗?」

  「……像老师这样的武人,我想应该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操纵。……其实,刚才并没有完全照着塞菈的指示行动的样子,是不是真的没有被操纵啊。」

  奥莉卡手撑着脸颊,摆出一付思考中的样子。

  「为了要确认这点,不得借用良护大人再战一次了呢。」

  「……唔唔。」

  「而且,奥莉卡做为骑士,也就是说为了要提升能力,良护大人是必要的呢。」

  「交换条件呢……」

  奥莉卡咬着自己的下唇。

  「是的。也就是说,为了成为冠绝姬王,奥莉卡大人不得不彻底的效忠良护大人不行了,清楚吗?」

  「……知道的啦。效忠就行了吧,效忠。」

  奥莉卡闭着眼睛,像是放弃挣扎一样的叹了口气。

  「良好的判断。」

  「但是,奥格华。要怎么做才好啊。……那家伙,果断还挺生气的喔。」

  奥格华稍微想了一下,接着说了。

  「请交给我吧,我有个作战计划。」

  「作战计划?」

  「是的。修复与良护大人的嫌隙,接下来还自发性的给予奥莉卡大人种种的协助,非常棒的作战计划喔。」

  奥格华无畏的笑着。

  「那,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奥莉卡咕噜了一声,把身子探了出去。

  「标题是,王家祖传,跟公主恋爱吧大作战,简称恋姬大作战!」(= = 匹露可师匠你走错棚了。)

  「恋、姬、大作战?」

  一脸莫名,奥格华的话没有传进奥莉卡的耳里。

  3.

  『姐姐,跟我决胜负。』

  『良护吗。啊啊,可以喔,当然可以。』

  『可恶,又输了。』

  『哈哈哈。不是很厉害吗,良护。一段时间没见,确实又厉害不少呢。』

  『但是,输还是输了』

  『嘛,是呢。就是那样。』

  『但是没关系。下次一定会胜利。下次不行的话,下次的下次,下次的下次的下次绝对会胜利的。』

  『唔嗯。是呢。良护总有一天会超越我的。』

  『所以,姐姐,到那之前都要给我等着。』

  『啊啊,会等的喔。快乐的。非常快乐的等着呢。』

  『绝对,绝对要喔!』

  『当然的。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大良护六岁的姐姐、盾町谅子,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完美」的人。

  在小时候就被称为神童,读书和运动还有艺术,都保持着完美。而且几乎都是最好的成绩。

  在那之上,性格也不差。温柔厚道,而且对人的态度也很好,又有幽默感和比谁都强的正义感。如果再加上那美型外表的话,简直就是没有缺点。

  在良护懂事的时候,谅子就被不分老幼的男女爱戴着、信赖着,不出多久就成了町内的英雄。

  那样的谅子,良护从小就一直在憧憬着。

  将来想要成为像姐姐那样完美的人什么的,幼小的脑袋常常想着各式各样的「试炼」并且去实行之,甚至,还有过让谅子直接进行指导。

  有时也会找谅子挑战。但是一次都没有赢过。谅子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所以,良护常常毫发无伤的败下阵来。

  就算如此,撇开不提,下次一定要赢的想法,成为了发愤的材料。(完全看不懂这连接词为何会用成这样,所以就照原文翻了。)

  那时候的良护的每一日都过得很充实,对将来的希望满溢着。

  『强大、温柔、漂亮,总之就是很厉害,想要成为像姐姐一样的人!』

  对于良护来说,姐姐谅子就是他的人生目标。

  在四年前,在海外的家族旅行中,谅子成为了回不来的人之前。

  *  *  *

  「到底是怎样啊,那家伙……。」

  没想太多就从家里飞奔出来的良护,并没有什么特定要去的地方。

  而且,仔细的想一想,良护根本没有从家里逃出来的理由。

  想到这里一股血气就逼上了脑袋。

  擅自就把别人卷进去,而且在那之上还把别人跟姐姐的事情比较。

  「跟姊姊相比的话,我只是个凡人……。」

  心烦的良护,把眼前的小石子给踢了出去。

  「咿啊。」

  那个石头,似乎打中了前方的谁的样子。

  「啊,糟了。」

  「啊咧,小良?」

  慌张的转过头来的是私服姿态的夏轮。是很像夏轮风格的质朴衣服。

  「这不是夏轮嘛。……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家里牛奶没了,所以正要去便利商店买新的。」

  夏轮满脸笑意的回答了。

  「小良呢?」

  「……散步。」

  良护适当的说了谎,因为要全部说明太麻烦了。

  夏轮看起来没有什么怀疑的样子。只是维持着笑脸。

  「那么就这样」

  「啊,小良。等等啦。」

  轻轻的举起手要离去的良护,被夏轮给留了下来。

  「如、如果可以,要不要一起去便利商店?」

  「便利商店啊……。」

  在这里跟夏轮分别之后,也没有别的地方要去。

  稍微的想了之后,良护「啊,可以喔」的答应了。

  微弱的日光洒下的街道上,两个人并间的走着。

  「发生了,什么事吗?」

  走了一会后,夏轮向良护问了。

  「为什么这么问?」

  「小良踢小石头什么的,意外得很稀奇喔。」

  「……嘛,有点呢。」

  「是喔……。该、该不会是,那个,放学时的那个,信的关系……?」

  虽然夏轮拼了命的说出,但是句尾却变得很小声。

  良护对于怎么回答产生了迷惑。

  那个信的发信人是奥莉卡她们。而且,现在烦恼的原因也是奥莉卡他们。也就是说,要说是那个信的关系也没有错,但是要完整的说明起来太麻烦了。而且大概不会相信什么王家或冠绝姬王的事情吧。

  「……好像是弄错人了。」

  结果,如此短短的总结了。而且并没有说谎。

  「是,这样啊……。」

  夏轮的表情瞬间明亮了起来,接着又变成了掩饰着什么的表情。

  中间隔了一点时间。

  在那之后,再度开始的话题,已经变成了毫无关系的事了。

  电视的事和期中测验的事还有班上同学的事。

  全是无关紧要的事。在昨天以前想当然尔的,普通日常对话。

  冠姬圣战或召唤骑士什么的,对在放学后体验了数个小时非日常的良护来说,和夏轮这样的对话,总有种不知到哪里被治愈的感觉。

  「吶,小良,小良的梦想,真的是平凡的人生,吗?」

  话题变成了升学进路的事后,夏轮向良护如此询问了。良护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当然。平凡的职员就行了。我想要成为普通职员!」

  摆了姿势说着的良护,让夏轮用手摀住嘴巴苦笑了起来。

  「这样,一口咬定好吗?」

  「不行?成为普通职员,就有安定的收入,可以过着平凡的生活。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人生了。当然,正式的是最好。」

  「唔嗯,我认为不错喔。虽然不错,但是……」

  「但是?」

  「小良,小时后不是说要成为很厉害的人吗?」

  「很厉害的人?」

  「唔嗯。像姊姊那样强大的人很帅,所以想要变成那样厉害的人,曾经这么说过的。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啊。那么久以前的东西……」

  良护大动作的垂下了肩。

  这是骗人的。事实上是记得的。与其说是记得,不如说是忘不了。

  「……吶,小良,那么我的事情记得吗?」

  没经意,夏轮的语调变了。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语调。

  「小时候,我不小心把冰淇淋弄到了恐怖的大哥哥身上,他非常生气的时候,小良站了出来替我出头。那个时候真的很开心,非常的高兴喔。」

  「因为是小鬼吧。不知道什么是恐怖的原因?」

  「那之后小良说了喔。因为姐姐说过『如果遇到有困难的人就要去帮忙』,所以才这么做的。」

  「有说过这样的话?真的是小鬼呢。」

  这么说完,良护想起了以前与姐姐的对话。

  『姊姊为什么会那么强呢。』

  『是呢……。良护,我啊。想要帮助世界上有困难的人,只是常常这么想,而且去实行它而已喔。』

  『那么,我也要跟姊姊一样!帮助有困难的人!这样子就能变强了吧?这样就能够超越姊姊了吗?』

  『啊啊,一定会是这样的。』

  以前,良护就像夏轮说的思想那样,每天努力着。

  但是那全部,都在谅子消失的时候,在良护的心中完全崩解。

  做为目标的谅子不见了。那个瞬间,良护就像绳线被切断了一样,变的对于什么事都不想要努力了。

  「……是呢。是呢,我,从那时开始,就对小良……」

  突然,夏轮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数字女学生从良护他们的旁边通过。制服穿的松垮垮的,发色也都是极端的金色和茶色,化妆和配件都像不用钱似的往身上装备,是和良护他们的活动圈子,差距颇大的一群人。

  她们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中。

  「哇啊,你们不觉得那个发型很糟吗?太重了吧。」「那个眼镜和衣服也超没品味的耶。」「真的超糟糕~」「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毫无品味的高频笑声,少女们走远了。

  夏轮则是闭着眼睛胀红着脸。

  「喂,夏轮。那种家伙的话不要在意。」

  「……唔嗯……」

  脸始终朝下的点了点头,夏轮转过身背向了良护。

  「抱歉呢,小良。我,突然想到了有点急事,必须要赶快回家。」

  「是这样吗?我送你吧。」

  「不用了。抱歉,让我一个人,回去。」

  用非常少见的语调说着,夏轮转过身,离开了这个地方。(不要问我为什么刚背过良护现在还要转过身离去,你懂的、原文。)

  良护默默的目送着那个背影。然后稍微的想到了一点事。

  如果是姊姊的话,肯定会把刚才的话立即反驳掉,然后强行送她回去的吧,什么的。

  4.

  结果,当然没有再去其他的地方,良护只在便利商店拖过适当的时间,就回去了家里。

  到家门的时候,里面发出的声音就理解到了奥莉卡她们还没有离去。

  「……那两家伙,还在啊……。嗯,这个味道是?」

  在玄关正要拖鞋子的时候,察觉到了家里面飘出一股很香的味道。

  「食物吗?」

  已经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被香味勾引的良护,拖完了鞋子洗完了手,咚咚咚的往厨房走去。

  越往屋里走香气越增强几分。

  看到饭桌的时候,良护忍不住发出了「喔喔」的声音。

  四人坐的小小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料理。

  「啊,良护……。欢、欢迎,回来。」

  接着,从厨房阴影处露出脸来的奥莉卡,用幼犬般的眼神向上看着良护,用生涩的语调说着。

  奥莉卡身上穿着可爱的围裙。

  「啊、啊啊,我回……」

  良护原本想要说出我回来了这样的话,慌张的改了口。

  「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了出去吗。」

  良护指着料理,向奥莉卡质问着。

  「是……是那样子,但是……那个……」

  手在肚子的前面扭动,奥莉卡的态度有点暧昧不清。

  「怎样啊。直接说就好了吧?」

  「这、这个,那个啊。良护,那个……」

  奥莉卡没有办法好好的说出来。但是,良护只是并不着急的等着回答。

  这种事,在跟夏轮相处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

  不久,大概五分钟过后。

  奥莉卡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拼命的说了。

  「刚、刚才说的太过份了。这个是那个,谢、谢罪喔。」

  「谢罪?……该不会,这些,是你做的吗?」

  良护满脸吃惊的样子。

  谢罪的话也很令人惊讶,但是身为公主的奥理卡居然会做料理-->"> <b>本章未完</b>什么的更令人想部到。

  「是喔。你自己看。你家的刀子太差的原因,害我都受伤了。」

  这样说着,奥莉卡把两手拿给良护看了。

  确实奥莉卡的指尖贴着几个新的创可贴。

  不禁良护做出了「呜喔」的感想,但是马上切换成了别的心情。

  「……你做的东西什么的才不吃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哈?我才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吧。」

  「把人弄到晕倒,然后擅自定下契约的家伙不可能相信的吧。」

  「唔……但、但是,这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啊。所以快吃啊。」

  「才不要呢。」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好啦,快吃。」「拒绝。」「快-点-吃」「才-不-要」

  良护不管怎么样就是不答应奥莉卡的要求,奥莉卡也是不放弃的样子。

  「怎样啊,好不容易做的耶?快点给我吃!」

  「自己吃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喔。」

  奥莉卡喀哧喀哧的咬着牙瞪着良护。

  「奥莉卡大人、奥莉卡大人。」

  这时,突然奥格华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厨房的一角,向着奥莉卡招手。大概之前都藏在阴影处吧。

  「给我在这里等着喔。」

  说完,奥莉卡被像良护,往奥格华的方向走去。

  「奥莉卡大人,这样不行的喔。」什么的「但是,为什么」什么的「但是,不做的话」什么的,两人进行着不知道什么的对话。

  一会儿,奥莉卡向良护直直的走来。奥格华在后面握紧拳头目送着,接着又潜入了阴影之中。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呜呜,为什么我得要……」

  奥莉卡一边碎碎念一边深呼吸。而且脸一直朝着下方。

  「吶、吶,良护。」

  奥莉卡再次叫了一次良护的名字。发出带鼻音的甜甜声音。

  「怎么样啊。」

  「拜、拜托了」

  接着,脸稍微的抬了起来,眼睛向上的看着良护。

  很羞耻的样子,奥莉卡说了。

  「我的第一次,要、要吃吗?」

  良护见到了意料之外的画面。

  奥莉卡是个美人。而那个美少女眼睛向上的恳求的姿态,对于没有女友的年龄等于实际年龄的健全男子高中生的良护来说,具有相当的破坏力。

  「唔……」

  良护原本是要拒绝的。但是。

  「……没、没办法啊。食材会浪费的,只好吃了。」

  从口中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台词。

  「真的?!」

  瞬间,奥莉卡露出了高兴的表情。而良护看着那张脸出神了。

  「那么,快点坐下来吧,良护。快点开动。」

  接着十分开心的奥莉卡后面,良护也在空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奥莉卡已经做了准备要夹菜动作。

  「那么,吃吧。我要开动了。」

  「啊啊……是呢,我、我要开动了。」

  生硬的做完饭前言的良护,正要拿取料理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

  「诶?奥莉卡,我的餐具呢?」

  良护的手边并没有放置任何器皿,也没有放置取用料理的餐具。

  「等等喔。」

  奥莉卡马上从自己手边拿起了叉子。

  然后,闭上眼睛深呼吸着。

  「都是为了冠绝姬王,都是为了冠绝姬王,都是为了冠绝姬王」这样小小的念着。而背后也听的到奥格华「奥莉卡大人,fight!」这样的加油声。

  「奥莉卡?」

  慌张的良护这样问的时候,奥莉卡的眼睛张了开来。

  「良护,你、你想吃哪个?」

  「吃哪个……总之先给我餐具吧。」

  「快说啦。想要吃哪个?」

  「……那么,那里的那个像炸物的东西。」

  没有头绪的状况之下,良护只好指了一个一口大的炸物。

  「知道了喔。」

  慢慢的,奥莉卡把叉子往炸物的地方刺了进去。

  喀哧响起了轻脆的声音。

  接着那个叉子往良护的方向指了过去。

  「来。」

  「……噢,谢谢。」

  但是,就这样要前去拿叉子的良护的手,被奥莉卡躲开了。

  「怎样啊,都到了这样还是不想让我吃吗?」

  「不是啦。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个,什么来着?」

  「你哪位啊?」

  「啊,对了,想起来了。」

  说完这话,奥莉卡又做了一次深呼吸。

  接着马上盯着良护,露出险恶的表情。

  「良、良护,把嘴巴张开。」

  「诶?」

  「好啦,乖乖的把嘴巴打开。这是命令喔。」

  「为什么喔。」

  「快点张开。」

  「那个。」

  「快点!我来帮忙你,干脆的给我张开!快点!」

  「……啊,唔姆。」

  嘴巴张开的瞬间,奥莉卡就把叉子刺进了良护的口中。

  就像剑的突刺一样,完美的直线。

  良护正以为要噎到的时候,料理却无风无雨的落到了口中。叉子被拔了出来。

  「呢仔桌神摸……」

  你在做什么喔,原本良护想这样说的,但是终于察觉到了从刚才到现在的一连串行,不就是让女孩子说「啊」的喂食的行为,突然没有了说出来的念头。

  没办法,找好慢慢的嚼着。

  我嚼,我嚼,我嚼。

  「怎、怎么样呢?」

  「唔、唔嗯……」

  良护好好的品味着。看来这是鱼的炸物。

  「好吃。」

  吞下后,良护直率叙述了如此感想。

  接着,奥莉卡的表情明亮了起来。

  「真的?」

  「啊啊,很厉害呢。这样好吃的食物是第一次做。」

  「那么,下一个吃这个好吗?」

  这次奥莉卡继续,把叉子插向别的盘子中的食物,看起来似乎乐在其中。

  「来,嘴张开。」

  「不,这次自己来吧。」

  「好啦,快啊,嘴巴张大。不然砍你喔。」

  「……啊,唔姆。」

  良护的口中再次被放入了食物。

  比刚才的动作更加的小心,让良护有点得不好意思。

  「……这个也,很好吃。」

  「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见到了良护的表情,奥莉卡腼腆着笑了。

  一边感觉着这个,良护又吃了几样东西,肚子已经相当的饱了。

  把奥格华准备好的茶含入嘴巴,良护满足的说了。

  「你,还满会做料理的嘛!」

  「那是当然,奥格华的料理手腕,在王族当中也是有名的。」

  「诶,是喔。真厉害……」

  看着到底有少样菜色的良护,突然对于奥莉卡的话产生了反应。

  「等等,这个,不是你做的吗?」

  「这里摆的东西都是奥格华做的喔。」

  奥莉卡摆出了肯定是这样的吧的表情。

  另一边,良护一脸吃惊的样子说了。

  「为什么啊。我还真以为是你做的呢。」

  「我也尝试做了一次。但是,这个……完全不好吃。」

  奥莉卡不满的侧开了眼。但是,马上就变成了猊视的眼神。

  「但是,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吧?好吃的料理,让可爱的公主来喂喔?这不就够了吗?撒,当我的家臣吧。」

  「不要。……等,当家臣?为什么。不是说是谢罪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王族的我为什么有必要向庶民的你谢罪呢?」

  「你啊……」

  「奥莉卡大人、良护大人。」

  这时,奥格华突然现了身,介入了两人的争吵。(不要问我奥格华现在才出来,刚怎么准备茶的,原作最大。)

  「良护大人,接下来的收拾还是老样的交给我吧,先回自己的房家如何呢?」

  「……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搔着头,良护静静的从做为站了起来,从饭厅走了出去。

  「奥莉卡大人,不是想要继承母亲大人的遗志吗?刚才的发言是怎么一回事……」

  背后,传来了奥格华对奥莉卡说教似的声音。

  5.

  「良护大人。」

  大约一个小时后。良护正在玩格斗游戏的时候,伴随着敲门的咚咚声,奥格华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样?」

  集中在画面上,在控制必要之上更用力的敲击着把手,良护回应了。

  「浴室准备好了。要不要过去洗呢?」

  「浴室?又,擅自的做一些……」

  正,这样说的时候,良护才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汗。

  说起来,放学后被白银骑士袭击的时候,流了很多讨厌的和。

  所以,奥格华的提案非常有魅力。

  但是,那也是有条件的。

  「奥莉卡又有什么企图吗?」

  「这次是我擅自准备的。浴室里面什么机关都没有。」

  隔着门,奥格华流畅的回答着。

  「别看这样,我也是有着王家女仆特S级检定认可的喔。浴场的准备,可是从小狗的用的到王室的大浴场都没问题的喔。我答应你会拥有世界第一的美妙体验。」

  「王家女仆检定?那是什么。」

  「扫除、洗衣、做饭到主人的护卫和接待,全部五十五项评价全部综合之后取得的资格。特S级就是那之中最高的喔。」

  「哦……」

  「那个,良护大人?」

  良护对于王家女仆检定资格感到新奇,而且对于世界第一的美妙体验是怎样的东西感到兴趣的时候,奥格华继续了。

  「如果有必要的话,那个,让我帮忙也是可以的喔。」

  「什么?」

  「主人是异性的时候,也会有那种需求的时候,对于那种方面也是能够处理的。当然,奥莉卡的许可是必要的。」

  「那种方面,是什么?」

  「啊啦,是要我说出来的意思?当然,性意味的。」

  「性……」

  「既然是健全的男子高中生。一个人在房间里总会做这样的事那样的事?从刚才开始,就听到里面传来有女性啊、啊的声音。」

  「才不是!」

  良护慌张的把游戏的电源给关掉。

  良护使用的角色是女战士,受到伤害的时候,确实会发出妖艳的声音。听到那个声音,或许会这么误会也说不定。

  「……知道了。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去。」

  「好的。等待您的前往。」

  为了避免被继续怀疑,只得接受奥格华的提议。

  到了浴室的良护,先确认了一回里面。确实眼前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脱衣场和洗澡的地方都被整理得干干净净,毛巾被整齐的放着,沐浴乳什么的也被整齐的摆放,要说异常也是异常吧。

  浴缸里不知道被加入了什么入浴剂,呈现略带粉红的乳白色,蔷薇的美妙香气充满着浴室,水面上还浮着几片花瓣。

  单从目视,水温正好、正适合入浴。

  良护脱下了衣物,进入了浴室,然后沉浸了奥莉卡准备好的浴缸之中。

  使用蔷薇的入浴剂还是第一次,但是并没有对于那个香气感到不快。

  「唔嗯。」

  随着身体慢慢的变暖,心情也随之慢慢的沉淀。

  今天发生了各式各样的事情。

  但是突然,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余裕。

  良护浸在水中想着这样子的事情。

  接着,身体已经热了,所以良护从浴缸里出来,在冲澡地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

  「良护大人,还满意吗?」

  向着浴室的门,奥格华如此问了。

  「满意喔。谢谢了。」

  「是这样啊。那么,我们也一起享受了喔。」

  「啊,可以喔。」

  但是,一声「失礼了」之后,突然门被打了开来。

  「哈?!」

  良护瞬间用毛巾遮住了腰部。

  回身一看,发现奥格华在门口站着,然后在阴影之中,也看到了奥莉卡的身姿。两人都是,穿着比基尼式的泳衣。

  奥格华穿着跟内衣差不多的性感黑色泳装。

  而奥莉卡的泳衣则是红色然后在边缘有绿色点缀的可爱东西。

  「等,什、什么。」

  对于两人那样的姿态,良护吃惊到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来帮忙了。」

  奥格华把手腕交叉在胸前,露出了妖艳的微笑。

  而良护不禁被那胸部所构成的谷间给夺去了目光。

  因为穿着泳装而显现出的奥格华的全身,凹凸有致的身材,非常的妖艳。像是平面模特儿一样的身材。不仅是胸部,从锁骨到手腕的线条还有纤细的瘦长腿部都非常的漂亮。

  还有,害羞似的躲在后面的奥莉卡,预想一样是没有什么凹凸的身体。即使这样还是个女孩子,良护这么感想着。

  见到那柔软的胸部,在学校感觉到的那个触感,又从手中再度复苏了起来。

  终于注意到自己一直盯着看的良护,在椅子上慌忙的转过身背对两人。

  「想、想要怎么样啦,你们两个。」

  「良护大人。帮忙刷背喔。」

  说完,奥格华用水瓢舀了浴缸里的水,先往良护的背上,接着往自己的身体浇了下去。然后从瓶子中把沐浴乳挤到手上并搓出了泡泡。

  「奥莉卡大人,那么首先由我来示范喔。」

  良护的眼前有面镜子。

  茫然表情的良护背后,看见了奥格华把手掌上的沐浴乳泡泡涂在了自己的胸上。

  「等,奥格华小姐,你做什么?」

  「帮忙擦背喔?」

  在镜子中,奥格华妖艳的笑着。

  「那么,我要开始了。」

  接着奥格华突然把手环在良护胸前,像抱住一样的把身体压了上去。

  「额!?」

  背上突然感觉到了一个沉重但是柔软的东西,良护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想象着那个柔软东西的本体,良护的心脏,还有腰下的第二个心脏都强烈的颤抖着。

  但是,下一秒,良护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在那之上的恐惧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良护的全身,寒毛一齐的竖了起来。

  「咿啊。」

  奥格华对于这样状况感到害怕,稍微的离开了身体。这个空隙,良护挣脱了她的手腕,跳进了浴缸里。

  在浴缸中一边试图离奥格华越远越好,一边看着两人。

  「突然做什么啊!」

  良护吐了口气之后抗议了。

  奥格华的性感泳装上都是肥皂泡泡。

  大概是湿掉的原因吧。泳衣变的很贴身,可以清楚的看见胸部是两个半圆的型状。

  良护又想起了刚才压在身上时所感受到的柔软,即使已经离开了身体依然感觉到了寒毛又再度的竖起。所以,错开了视线。

  「良护大人才是,刚才的那个,究竟是?」

  现在才冷静下来的奥格华,也对良护突然的反应感到了十分吃惊。

  「是体质啦。小的时候,经过一次姐姐过份的训练之后,被女性触碰到之后寒毛就会竖起来。甚至会,失去意识。」

  呼吸些许稳定下来的原因,良护拼死的解释着。

  奥格华则是理解了什么似的砰的敲了一下手。

  「原来如此……刚才的反应是因为这个啊。真怕羞呢,良护大人。」

  「没办法的吧。心意我收到了,理解我的苦衷的话,就赶紧出去吧。」

  良护低着头,用手做出快点出去的动作。

  但是,两人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从那里,这次是奥莉卡往前走了过来。

  「良护,快点从浴缸里出来。不然不能擦背了啊。」

  手插腰上,挺出不怎么大的胸部,奥莉卡猊视着良护。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被女孩子碰到的话寒毛就会数起来耶。」

  突然,想到今天不知道多少次被奥莉卡碰到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这种情况的事。(没有凹凸、男不发作,原来你是伪○!)

  但是,那什么的大概只是偶然吧,良护相信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关系。我不是说让我擦背了吗。别废话了,从浴缸里出来。」

  「所以,我不是说了不用吗。」

  「良护大人,怕发生那种状况的话,用这个应该就无所谓了吧。」

  奥格华拿在手上的是塑料制的浴用海绵。

  确实,用那个的话就不会直接碰触到身体了。但是

  「不是道具的问题啊。我没有想要让别人擦背的意思啦!」

  「可是我想要擦。撒,快点出来。」

  「所以说,不要。」

  「出来。」

  「不要。」

  「快出来啦」「不」「快-出-来」「才不要」「出来!」「拒绝」

  几回这样的对话,奥莉卡渐渐急躁的拉近了距离。

  「良护,给我识相一点。家臣对公主的话就要乖乖的听进去。」

  一头热起来的奥莉卡,手扶着浴缸的边缘,身体伸了出去。

  「诶?」

  但是,不幸的那里黏着从良护身上飞出去的肥皂泡泡。

  奥莉卡手一滑,体势瞬间崩坏。

  「咿啊!?」

  然后,咚!一声巨响后,落进了浴缸当中。

  「奥莉卡大人。」「奥莉卡!?」

  良护和奥格华慌张的时候,全身浸在水中的奥莉卡马上就起了身来。

  「呜啊。咳、咳。哈、哈,吓、吓到了。」

  一边咳嗽着,全身湿透的奥莉卡从浴缸中站了起来。

  「真是的,都是你不乖乖的让人擦背的原、因……」

  说到一半,挺着胸部的奥莉卡表情瞬间凝固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眼前良护样子怪怪的吧。一直盯着奥莉卡看。

  正用手拧着自己头发的奥莉卡。

  那个泳衣,走位了。上半身的比基尼卷了起来。

  也就是说,奥莉卡的胸完全露了出来。

  几乎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有着一个半裸的美少女,良护眼睛紧盯着,而且察觉到自己的鼻子流出了鼻血。但是,没有办法移开盯着的视线。

  对于那样的良护,奥莉卡皱着眉头问了。

  「怎样啊,那种笨蛋一样的表情。」

  「奥莉卡大人,泳、泳衣。」

  「诶?泳衣?」

  听到从洗身体的地方传来的奥莉卡的指摘,奥莉卡慢慢的把视线往下忾去。然后。

  「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奥莉卡红着脸用手腕遮住自己的胸部,马上从浴缸里走了出去。

  「良护你个变态!大变态!超级大变态!给我出来!把你切成碎片喔!?」

  奥莉卡的悲鸣让良护终于从僵直状态恢复,从浴缸飞奔了出去。

  「抱、抱歉!」

  良护抱着替换衣物从脱衣场跑了出去,过了一些时间奥莉卡的骂声依然持续着。

  6.

  「痴汉。变态。偷窥魔」

  「所以说,不是道歉了吗?」

  浴室骚动的两个小时之后。

  结果,奥莉卡和奥格华就这样继续洗澡,而良护再次把身体弄温的时候已经事一个小时多之后的事情了。

  因为光待着等会让身体变冷,所以只好打扫着地板,打发了难熬的时间。

  然后,从澡堂出来就被叫到房间的良护,被生气到脸红的奥莉卡不断的用言语丢着。多么的荒唐。

  「才不是道过歉的问题。看、看到裸体什么的……」

  「原本来说就是你们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都是你不让人擦背的不好。」

  「又没有拜托你们,都是你们硬要做的错。」

  「明明只是个家臣,这是要反抗我吗。」

  「所以不是说了才不是家臣。」

  「就是家臣。」

  「才不是。」

  啪啪啪,像是有火花飞溅的样子,良护和奥莉卡的视线彼此碰撞着。

  「嘛嘛,两位。应该是时候消消火了吧。」

  在这两人之中,拿着茶组和端盘奥格华闯了进去。

  并在小小的猫角桌上摆设了茶和茶点。(猫角桌,就是在桌脚最下方会有类似小提琴上半部形状的桌子。)

  「奥莉卡大人,那是事故喔。我想是不能责怪良护大人的。」

  「……知道的喔。」

  奥莉卡嘟起嘴巴撇过头去。

  「良护大人也是,都视奸了奥莉卡大人那未成熟的纤细美妙肉体了,这次的事就放诸流水如何呢?」

  「不要用视奸这种引人误会的邪恶词语啦。话说原本主谋者就是你吧。」

  良护叹着气。

  「真是的……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喔。做料理喂我吃什么的,又再浴室说要刷背什么的……」

  说真的,良护对于两人要做什么完全没有头绪。

  「就算做了那样的事,我也是不会答应成为家臣的喔。我只想要过着平凡的生活。」

  良护终于,用手拿起了茶杯。

  然后奥莉卡严肃的说了。

  「当然。至今为止行动的代价,并不是想着要让你成为家臣喔。」

  「那是要怎样喔。」

  良护含了异口红茶进嘴里。

  「简单的说。良护,对我发情吧。」

  「噗!」

  出现了一想不到的话,让良护把红茶喷了出去。

  「发、发、发、发情!?」

  「是喔。发情喔。料理和洗澡,全部都是为了这个。」

  「等、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啦!……喜、喜欢上的意思不是?」

  奥莉卡有点害羞的说了。

  「不……嘛,说是这样也是这样啦,但是……」

  良护感到气氛有些微妙。

  确实,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在语感上却有点不太一样。比起喜欢这种解释,应该还要偏像肉欲的,也就是色情的话,良护这么觉得。

  「那个,良护大人!还记得交换条件吗?」

  接着,像是要糖塞什么一样的,奥格华介入了两人之间。

  良护对奥格华抱持着疑惑,回答了质问。

  「交换条件?定契约的时候说的那东西吗。」

  良护想了想下午发生的事。那时候因为走投无路的原因没怎么多深刻的考虑过。

  「那又怎样了呢。」

  「召唤骑士的能力,是个人的资质在加上很大部分的交换条件的因素。举例来说,如果是金钱的话就是面额、名誉的话就是高的地位这样的事。条件越大,而那个骑士满足的话,骑士就会变强。」

  「变强的意思,就是能力上升吗?」

  「是的。武装上的强化,或是多了什么附加能力。」

  良护的脑里浮现了奥莉卡武装后的身姿。装备视不管怎么看都很弱的装甲,武器也是破破烂烂的剑。如果进行强化的话,因该可以跟白银的骑士一样强的吧。

  「然后,那个交换条件,怎么说……跟发情有关系吗?」

  良护清了清喉咙说出来了。发情的部分,显得有点小声。

  「良护大人还记得跟奥莉卡大人的约定吗?」

  「记得是,做为家臣特别的关爱……只有这样吧。」

  「就是那样。奥莉卡大人和良护大人的契约的交换条件就是奥莉卡大人把良护答人当成家臣然后宠爱着。本来的话,奥莉卡大人必须要对良护大人褒奖、加深情感的。」

  这里,奥格华加强了语气。

  「现在奥莉卡大人自己成为了骑士。也就是,形式上,良护大人的立场变成了公主。」

  「我的立场变成了公主?」

  「是的。让骑士变强的是公主的代价……也就是,良护大人必须要向奥莉卡大人之付条件,不然奥莉卡不能变强」

  「你说什么?」

  「奥莉卡大人目前这样,不得不为了成为冠绝姬王而继续战斗。像之前那样的贫乏武装,到底是无法作为胜者残留下来的吧?可以的话支付多一点的代价,更加的提升能力是必要的。」

  奥格华的背后,奥莉卡显得有些沉重。

  「能让奥莉卡大人提升能力的只有良护大人了。」

  奥格华强力的看着良护。

  「然后,两人约定的交换条件是爱。也就是,要让奥莉卡大人提升能力继续战斗,良护大人必须要爱上奥莉卡大人不可了。」

  微妙的有点作秀的语调,奥格华说了。

  「……等等。那为什么会变成发情来着了。奥莉卡和我定的契约应该是作为家臣来宠爱吧?那个,跟发情有点不一样吧。」

  如果良护的词汇理解正确的话,发情是只对异性的感情。

  王族或贵族对家臣的爱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会跟对异性的爱一样吧。

  「良护大人,请考虑一下自己的立场。良护大人跟奥莉卡相比,地位和名声还有财产都没有吧?这样要怎么样把奥莉卡大人当作家臣一样的宠爱呢?」

  「唔……嘛,确实。」

  「对你来说,只能用纯粹的爱没办法了。也就是说,为了支付爱情这个条件,只能用恋爱了!」

  突然,奥格华用手指着良护。

  「那么,发情跟事情的关联……」

  「刚才的行为就是,恋姬大作战。为了让你喜欢上奥莉卡大人的东西。当然,如果良护大人对奥莉卡大人发情的话,原本是让你成为家臣这么打算的……。这样都清楚了吗?」

  「嘛……吶。」

  良护总觉得有点不太舒适。

  「知道了吧,良护。就是那样所以,赶快对我发情。」

  奥莉卡脸微红的手插着腰,挺着单薄的胸部。

  良护默默的观察着这样的奥莉卡。

  奥莉卡确实是个美少女。但是,态度结傲不驯,还很爱指使人。

  现在来看,除了美少女的外表之外让人心跳的要素一个也没有。

  但是,那个外表,对于良护的理想对象来说也是偏幼小的。

  老实说,现在看着奥莉卡也没有任何心跳的感觉。

  当然在浴室看到裸体的时候除外,但是那也跟恋爱感情也有所不同吧。

  「……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呢?」

  良护像奥莉卡询问。

  「当然,为了冠绝姬王喔。」

  奥莉卡马上回答了。

  「只是这样而已喔。为了那个,什么都可以做。」

  看着良护的奥莉卡的瞳孔,有着非常强烈的力量。

  那个眼神也好、那句话也好,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疑惑。

  「所以良护,觉悟吧。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的话,我会用我的美貌和魅力让你发情的!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姆、发出这样的鼻音,挺着胸部的奥莉卡,指着良护说了。

  这个话也有种小孩子的感觉,良护的心中不仅没有燃起任何的感情,反而还急速缩减了。

  混着叹气,良护说了。

  「……不会喜欢的啦。我对你一点都没有要顺从的意思。」

  「到底是怎样呢。马上就会让感到没有我不行……」

  奥莉卡的话急速的开始变得不清不楚。

  「的……咿呼、咿呼」

  「啊啦。奥莉卡大人,睡着了吗?今天发生了各种的事疲劳了呢。」

  奥莉卡居然站着就开始睡了起来。

  维持着指着良护的姿势,不停的摇着头。

  「奥莉卡大人。要睡觉的话不换衣服不行喔。」

  奥格华走了靠近,轻轻的摇晃着,接着奥莉卡的眼睛慢慢的打了开来。

  「良护唔。我依定会让妮爱上我的吶,给我结雾,呼喵呼喵」

  用幼儿口调说着,奥莉卡靠着奥格华。然后,真的进入了梦乡。

  苦笑着,与奥格华的视线重合,良护又再叹了一口气。

  「……今天很晚了。明天一定要给我出去喔。」

  说完,没有办法,良护只得从客厅里走了出去。

  7.

  同一时刻,暗夜纷乱之时,在附近人家的屋顶之上有着正在观察盾町家的东西。

  正是塞菈˙马卡路因,还有他的骑士席尔瓦。

  塞菈像是抱着席尔瓦的手腕一样的站在一旁。

  「虽然夜袭对于高贵的我来说并不合衬,但是下午的礼物还没有还呢。」

  塞菈在下午的时候使用了人力把奥莉卡的落脚之处给找了出来。

  「吶,席尔瓦。你不也这样想的吗?」

  塞菈向席尔瓦问了。

  但是,席尔瓦并没有回话。

  「哈哈哈哈。没办法回答呢。当然,这样很好呢。」

  铃的一声,塞菈口袋中的手球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马卡路因王家祖传的幸福的钟。本来是用来治愈人心的乐器,但是依据使用方法会陷入另外一种催眠状态,支配他人的行动。……教我这个的正是,席尔瓦老师,你喔。」

  就算这样席尔瓦还是不回答。头部和覆盖的甲冑也没动静。

  「哈哈哈哈。下午的时候效果有点太薄弱了呢。现在就没问题了吧。」

  塞菈摇着身体笑着。

  「啊啦?」

  突然,塞菈注意到了目标的家的旁边,有着一个可疑的人物。

  战战兢兢的偷看着屋子里面的那个身姿,让塞菈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

  眉毛动了一下笑了起来。

  「对了。想到了一件-->"> <b>本章未完</b>好事。席尔瓦。夜袭终止了唷。」

  为了实行新想到的点子,塞菈更新了对席尔瓦的指示。

  「做为代替,跟那个庶民来个深度对谈吧。」

  塞菈说完,把纤细的手指崁入了微微振动的宝石戒指轻轻的念到。

  「怕有万一,多带了一个宝石来真是对了。唔哈哈哈哈。」

  然后,连确认主人的意图都没有,席尔瓦遵从着命令,跳离了这里。

  <div id="adv5"><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62043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