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四节 妇女用品-
作者:黑天魔神      更新:2022-06-23 16:01      字数:3821
  “那……那我换个理由行不行?”何祥美急了连忙改口。她手里一直拿着从苏力那里买到的柠檬茶杯子冲着虎平涛晃了一下:“你看啊他这杯子上连商标都没有。”

  虎平涛双手倒握着笔录本认真地问:“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何祥美皱起眉头仍然高举着那只冷饮杯:“这上面没有厂家名称没有生产时间甚至连饮品配方表都没有。他这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所以他必须赔钱必须给我五千块!”

  虎平涛总算听明白了:“就因为这个所以你花了十块钱买他的柠檬茶?”

  何祥美振振有词:“我是消费者你们必须保护消费者的正当权益。”

  围观人群再次议论纷纷。

  “搞了半天这女的原来想这样啊!”

  “只能说她是个奇葩。这广场上做冷饮的多了都是当街现做现卖也没见有谁从这些方面说事。她这脑回路很清奇啊!”

  “我算是学到了原来这么搞还能弄钱。感觉这是另类的打架啊!可我不明白这样做能算是打假吗?”

  “打个屁的假明摆着故意诓人家……哦也不能算是诓人吧!反正我觉得这女的就是故意的如果换了是我赔钱赔个屁的钱不揍她一顿就是好的了。”

  “这女的真是想钱想疯了。十块钱喝人家一杯柠檬茶倒过来要人家给她五千块。如果按照她的逻辑这广场上卖冷饮的还有烧烤摊先做饼干什么的……反正所有的都是三无产品。她只要每天晚上出来闹这么一出一个月下来就发财了。”

  虎平涛注视着何祥美心中感慨:真正是社会进步造就了一大批闲人。有这功夫出来挑事儿闹腾做点儿什么不好?

  他认真地说:“我已经记录了你的诉求。等明天上班以后我会把消息反馈到食品安监部门交给他们处理。”

  何祥美急了也傻眼了翻来覆去就那么一句话:“你……你可是警察啊!你怎么什么都不做这事儿就算完了呢?”

  虎平涛把笔录本递给她:“我之前已经说过理由就不再重复了。这是情况记录你看一下没有问题的的话就签个字。”

  何祥美满面阴沉恼羞成怒地高声叫道:“我不签。哪有像你们这样的还警察……回头我要投诉你!”

  虎平涛以更高的音量将其从气势上压制:“你可以投诉但不能诬告。”

  转过身指了一下站在身后的王贵警告何祥美:“我们出来办事全程都开着执法记录仪。刚才你说的每一个字我们都记录在桉。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合法依规?别以为随便读了点儿法就能张口讹人你回去好好弄明白《食品安全法》的相关条例再说。”

  “顺便提醒你你诬告人家别人同样可以反诉你。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好自为之吧!”

  ……

  处理完桉子虎平涛和王贵离开夜市。

  王贵解开衣服领口抓起笔录本用力扇了几下凉风:“太热了刚才在摊子上我真想买一杯冰水解解渴。”

  虎平涛笑道:“那你买啊!又没人说你。要不你现在去买我在车上等着。”

  王贵摇摇头:“还是算了。刚处理完那头的事情现在过去……我怕旁边的人说闲话说咱们警察与车摊老板打联手欺负那女的。”

  虎平涛颇有些玩味地点点头:“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儿那方面的意思……你考虑的还挺周全。”

  王贵压低声音:“头儿那和叫何祥美的真是在故意搞事儿啊!”

  “那不明摆着嘛!”虎平涛道:“人家就摆个车摊挣点儿辛苦钱。她倒好买了一杯柠檬茶张嘴就跟人要五千块。刚才在夜时上旁边的人也说了按照她那逻辑卖烧烤的该怎么算?那更是典型的三无产品还有推着小车沿街卖水果的还有卖菜的……这不瞎扯澹嘛!”

  王贵发动车子笑道:“不过还别说早年真没有这种人。至于现在……都是钱闹的。”

  “要我说都是手机闹出来的。”虎平涛一本正经的归纳:“手机上信息来源多了看了几篇与法律有关的所谓鸡汤文就觉得能从这方面下手赚点儿好处。你没见何祥美口口声声“三无产品”其实她就是一知半解。”

  “算了不扯了。反正这桉子明天交给食监局由他们处理。”

  正说着手机响了。

  又是一一零指挥中心。

  ……

  十点四十分虎平涛和王贵赶到万达嘉园小区顺着电话里的地址找到八栋二零零一室。

  这是一个刚交房没多久的小区。房子很新规划也不错。按了门铃屋主透过猫眼看到身穿警服的虎平涛站在外面连忙把门打开让他们进来。

  房子很大客厅里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看着女人带着两名警察进来他顿时有些发慌结结巴巴地说:“晓凝……那个……要不还是算了吧!你听我给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大晚上的警察也得休息啊!”

  开门的女子年龄与其差不多身材苗条穿着一套女式裙装显得很干练。她抬手顺了一下沿着肩膀披落的长发冷冷地说:“我打电话报警之前你怎么不说?现在警察来了你才跟我说什么解释……孟宏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不是……”被叫做孟宏的男子手足无措看得出来他属于那种不善言辞的类型:“我……这个真没什么啊!我在外边没有女人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这架势虎平涛已经大概估计出应该是小夫妻吵架。他走上前笑着劝道:“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就好好说。你们这一闹再吵几句隔壁两邻就真是没法睡了。”

  “那个……我先说一下出示一下你们的身份证这是我们出警的规矩。”

  女的叫章晓凝男的叫孟宏都是本地人。

  虎平涛提笔记录:“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嗯……你们谁先来?”

  章晓凝一直双手合抱在胸前满面冷漠看上去气场强大。她鄙视地看了一眼孟宏:“他这人三锤打不出两个屁……还是我说吧!”

  “我前段时间被公司里安排出差今天刚回来。九点半的时候飞机落地我打车回来刚好他也在家……”

  听到这里虎平涛用夹住笔的右手冲着章晓凝晃了晃:“对不起我打断一下请问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章晓凝毫不掩饰地说:“他是我男朋友。我们好了快三年了这房子是我们共同买的打算年底结婚。”

  虎平涛笑着点了下头:“那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应该是未婚夫妻。”

  章晓凝一听这话就来了气:“谁跟他是未婚夫妻?要不是今天我回来发现他在外面有女人他还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孟宏急了:“我都说了没有啊!晓凝……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章晓凝显然是哭过她眼睛微微发红:“你是真的那我就是猪了?合着该被你骗?你自己摸着良心好好想想我哪点儿对不起你你却这样对我……姓孟的你良心被狗吃了?”

  孟宏急得直跺脚:“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章晓凝用力抽了抽鼻子仰起头尖声指责:“那你给我说说卫生间垃圾桶那条卫生巾是哪儿来的?”

  “这个……”孟宏顿时变得扭捏低着头似乎是搜肠刮肚寻找合适的字句。

  虎平涛听了也觉得有些意外他神情变得十分精彩。出警的次数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听过经历过可是像这样的家庭纠纷还是第一次。

  章晓凝应该是在心里憋了很久此时此刻她再也忍不住当着虎平涛和王贵的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边哭边说。

  “我累了一整天想回家洗个澡刚进卫生间就看见垃圾桶里有那个东西。上边还有血红的……一大片啊!”

  “孟宏你这个没良心的这家里哪件东西不是我买的?你口口声声说会永远对我好结果我才出差几天你就变成这样。你说你在外面搞女人也就罢了偏偏还带回家里来。”

  “那是我和你结婚用的婚床啊!你们就躺在那上面……我想想就觉得恶心。”

  “孟宏你这个流氓连来了生理期的女人都不放过啊!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章晓凝越说越生气连带着虎平涛和王贵也受到影响。

  因为碍于警察的身份虎平涛没吱声也没有开口调解。毕竟这种事情错处全在男方。王贵在旁边听着实在忍不住一直摇头:“女人来那个身子就埋汰……啧啧啧啧……”

  他没有对此作出评价但态度和立场都很明显。

  孟宏急得满面通红:“我没有……”

  “什么叫没有?”章晓凝厉声将其打断:“你还是不是男人?敢作敢为一点儿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如果我没有抓住证据那随便你怎么说。可现在那东西就在卫生间里光是想想我就觉得恶心……就算你想抵赖也得看看是什么场合。”

  虎平涛问章晓凝:“是你打电话报警吧?那你让我们过来想怎么解决这事儿?”

  章晓凝抬手指着孟宏咬牙切齿地说:“让他走我不想看见他。”

  孟宏还是那句话:“晓凝你听我给你解释啊!”

  “我一个字都不想听!”章晓凝双手捂住耳朵一副随时可能发狂的模样:“你明摆着欺负我你在外面有女人还说要和我结婚。你……你就是个骗子。”

  “你滚!滚啊!”

  她的尖叫声很大。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虎平涛转身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

  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她先是满脸不高兴等看清楚身穿警服的虎平涛随即变得有些诧异试探着问:“您是……”

  虎平涛简单解释:“这家两口子吵架打电话报警我们过来调解。他们刚才还在吵是不是声音大吵到你了?”

  老妇连忙点点头:“我和我们家老头子睡的早刚迷湖了一会儿就听见这边嚷嚷我实在受不了才过来看看……没事儿没事儿啊!您忙只要事情解决了就好。”

  关上门回到屋里。虎平涛严肃地说:“你们吵架归吵架但别那么大声现在已经很晚了隔壁邻居要休息。”

  他随即转向孟宏侧身指了一下双手深深插进头发趋于崩溃边缘的章晓凝:“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我劝你还是暂时离开吧!让她自己静一静。”

  孟宏文质彬彬的他站在那里没有动声音压得很低满面苦涩:“这事儿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我没趁着晓凝不在家的时候搞女人啊!”

  “我……我不是那种人。”

  虎平涛已经大体上听明白双方争吵的核心。因为时间太晚所以能劝就劝何况孟宏这人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好于是皱起眉头道:“这个问题就不谈了反正是你们之间的纠纷我们警察也不好插手。你还是走吧!别打扰人家休息。”

  看看站在面前的虎平涛再看看神情呆滞低头不语的章晓凝孟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小跑着来到章晓凝的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那个……卫生巾……是我用的。”

  这句话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三观。就连虎平涛这种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的人也被吓了一跳满面疑惑觉得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或者听漏了其中的关键性词语。

  章晓凝也缓缓抬起头用哭过后干涩的眼睛看着孟宏:“……你刚才说什么?”

  男人用卫生巾不是变态就是正走在通往变态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