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尼奥和卡伦的合影-
作者:纯洁滴小龙      更新:2022-07-23 03:54      字数:5555
  醒来时卡伦发现自己背靠着牢房墙壁坐着脖子有些微酸下意识地伸手放在脖子后面轻轻捶了捶。

  应该是睡过去了但睡眠质量并不好像是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而在梦里总是有一只烦人的虫子正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飞来飞去引得自己不得不一直眨眼睛想要将它驱逐。“睡得好累……”

  难得的一次一觉之后卡伦没有得到精力被补充的充实感因为上辈子的习惯卡伦对睡眠的定义更像是给自己充电。

  面前维科莱安静地躺在那里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动不动。

  卡伦站起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在看押房里也见不到太阳或者月亮。

  走过去抬起脚轻轻碰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维科莱。

  维科莱的身体像是棉花糖做的一样瞬间褪去了人形化作了一滩灰色的干净的粉尘。

  干净得……甚至可以拿个精致的盒子装起来当作情人节礼物。他死了死得简直不能“透彻”。

  虽然中间过程卡伦这里有一点点的缺失但从结果上来看他死去的过程应该不会太轻松和干脆。

  走出了牢房向上走去来到上一层经过了特里森所在的牢房时卡伦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特里森的脸贴在栏杆上正盯着他∶“你和维科莱谈了什么”

  卡伦摇了摇头他现在不是很想说话如果可以他想先去冲个澡。

  “你可以和我谈。”特里森说道“维科莱只是一个被溺爱坏了的孩子你和我谈我能代表我们那顿家以及我家背后的那个存在和你达成一些协议我的要求并不高。”

  一夜的冷静和思考让特里森想明白了一些事如果说一个人的脑子愚蠢时就像是一台发烫的发动机现在他至少冷却了一些。“维科莱已经死了。”

  听到这个回答特里森愣了一下但他还是马上道“那我们把事情就在这里止住可以么那顿家可以接受一些惩罚和让步我甚至可以接受被调职。”

  卡伦摇了摇头道“扳机已经扣下了无法停止。”

  原本那顿家还能和大区管理处站在一条战壕里进行防御现在是双方都希望将那顿家当作彼此合作宴会燃放出来的烟花。

  特里森见状脾气涌出开始对卡伦进行谩骂和诅咒。这对伯侄哦不是兄弟他们真的很像。

  有时候你难免会好奇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愚蠢且自大的人但很快你又会释然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里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东西和遵守的规矩。

  就像是被溺爱长大的小年轻没经历过社会的“教育”这无关年纪。

  在特里森的谩骂声中卡伦走到了大铁门口推门没推动然后门外面传来起身的动静老科亚将门打开揉了揉眼又马上换了一副笑容“卡伦队长您结束了”

  一整夜啊他折磨了“抹杀犯”整整一夜啊“嗯辛苦了。”

  “没事应该的应该的那个人还在么”“你去打扫一下吧。”

  “是您放心行刑后的手续我会帮您办妥的。”“好的谢谢。”

  “不不不您太客气了。”卡伦走出了看守处。老科亚则去踹醒了几个手下让他们跟着自己下去当他们进入维科莱的牢房看见地上的那一滩干净柔和的灰时所有人都愣了好一会儿。

  “这是真的折磨成灰了啊。”

  入行这么多年虽然正经差事并不多但阅历还是摆在这里的这还是老科亚第一次目睹如此极端的行刑后场面。

  “卡伦队长人看起来很和善想不到…”“想你个头赶紧去拿扫帚和簸箕”“是科长”

  特里森看见老科亚他们手里拿着扫帚和簸箕上来了。

  他开口道“不管怎么样你们应该让我和我侄子的遗体做一个告别让我最后再看他一眼。”“你确定要看”老科亚问道。

  “这件事和你们无关以后也不会牵连到你们。”特里森说道。“哦好的是你要看的那个给他看吧。”

  几个人将簸箕提起摆在了特里森的面前。特里森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大声质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老科亚忙道

  “嘘小声点别把你弟弟吹散了。”

  特里森“……”

  在楼梯口的露台上理查正在对菲洛米娜第四十遍讲述着他和维科莱的大战经历。

  他其实自己都不愿意再讲了或者想换个话题但因为他先前去上了个卫生间中途有刚招募过来的餐厅人员过来询问了菲洛米娜大家平时都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餐食。

  因为整个小队里大家都有事情在忙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一个看起来不在忙像是在休息的人。

  菲洛米娜冷着脸一个菜一个菜地报出来。

  等餐厅工作人员走后理查刚好回来菲洛米娜站起身来了一句让理查哭笑不得的话∶

  “再说说你和维科莱的对战细节我给你一点意见。”那能怎么办呢理查只能满足她

  俩人来到露台处装作在正经讨论工作的样子继续对她讲述起了自己和“一团灰”的鏖战经历。这时卡伦从楼下走了上来。“队长。”“队长。”“嗯。”

  卡伦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等卡伦离开后菲洛米娜开口道“听说昨晚队长去行刑了。”

  “嗯是的抹杀行刑不介意用任何的方式只需要让死者无法再被苏醒。”“但看样子队长很累。”

  “是的我很少看见卡伦这么累的时候正常情况下他总是给人一种很正常的感觉就是各方面都正常的模样。”

  “所以复仇没能给队长带来快乐只有疲惫么”“嗯真正的复仇应该都是这样的。”理查说道。“那等我杀死我奶奶后我也会这样么”

  “当然你会感到空虚和无助甚至是……迷茫。像是你的生活一下子处于了一种失重的状态。”“会么”

  “会的。

  “那你觉得我还要杀她么”

  理查耸了耸肩他当然清楚这不是杀不杀的问题菲洛米娜也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这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

  不过理查还是安慰道“绳子上的结我们去解开它不是为了从中获得什么而是为了让生活可以继续下去。”“继续下去。”

  “你的奶奶就是你上一段人生的句号你总要画上去的这样之后你才能分段后在新的一行里开始书写自己的故事不是么”“可我并不知道要写什么。”

  “这不算什么特殊的很多人其实都这样我也是这样你觉得我在这里和卡伦待在一起时我是在自己写自己的故事么我只是在抄卡伦的范文在那里我就照抄呗顺便努力找找看看哪里有些我可以加入的东西好看起来抄得不要太过明显。

  不是谁都生下来会写文章的都是先看着别人模仿着别人一步一步走起来后才能写出自己的东西的。

  就像是学脚踏车一开始都得有人在后面扶着你你才好上路。”“脚踏车我没骑过。”“想学么”“我不知道。”

  “想学的话我教你。”理查摆动了一下手“顺便我还能教你开车相信我我车技很棒的。”

  卡伦回到了办公室不久阿尔弗雷德就走了进来询问道“少爷您没休息好”

  “出了一点意外但问题不大。”卡伦将昨晚的经历讲述给了阿尔弗雷德然后问道“现在还有什么事么”

  “主要是在调查齐赫案的功劳暗箱操作方面以及摩奇部长给的证据正在进行复核特里森他不干净而且是很不干净里面涉及到了一些政利益交换的庇护犯罪。”

  卡伦一边揉了揉眉心一边说道“这个不好搞。”“撇开本教内部的还有和外教的交易比如外教的通缉犯的缉拿和私放和其他势力的一些媾和。”

  “这个可以当重点抓就用这条线打吧尼奥是什么意见”

  “梵妮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给调查手续都盖了章至于主任……少爷您昨晚都在看守所里行刑主任也消失了一整晚还好他的印章这些都在梵妮那里所以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调查工流程。”

  自己不在尼奥也不在但调查工作还能继续平稳高效地推进真的是缺谁谁尴尬。

  “针对外教的一些事情如果想搜集资料的话去找辛娅丽。”“我已经联系她了少爷。”“那位那顿家的外交神官呢”

  “已经找到了罪名让他暂时休假回来协助调查了他的上司那边还在进行积极沟通。”“让他本人早点回来他现在也算是焦点人物之一。”“是我明白了少爷。”

  “好了我先休息一会儿。”“少爷那我继续去工作了。"“辛苦你了阿尔弗雷德。”“这是我难得的充实少爷。”

  等阿尔弗雷德离开后卡伦没急着去盥洗室冲澡而是拿起电话拨通了丧仪社。接电话的是皮克“您好这里是帕瓦罗丧仪社很高兴为您服务。”“你有病吧。

  “老板”皮克愣住了然后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问题“抱歉老板太久不接业务了生疏了生疏了……”

  丧仪社虽然属于服务行业但大概没几个顾客愿

  意开心地接受他们的服务。“把话筒给猫。”

  “猫好的普洱小姐我去请她接电话。”没多久话筒那边传来了猫的调皮叫声∶

  “居然现在才打电话回来要不是我早就找了艾斯丽询问了情况我得等到现在你知道么。

  我家的小卡伦第一次出庭你知道我在家里得有多么担心你么”“好了有件事要问你一下……”

  卡伦将自己昨晚的事和伯尼的治疗说给了普洱

  听普洱听完后马上回答道“我怀疑你

  们的部长不仅是一名优秀的牧师而是一名……拥有顶尖资质的牧师。”“解释一下概念。

  “概念就是怎么说呢秩序之神麾下12秩序骑士有一名骑士大人叫雅梅荭她是一名拥有数件神器的牧师我懒得用语句去形容她到底有多厉害了总之现在好些个神教的神话叙述里都有己方主神或者分支神曾在神战时期被同属一个阵营的雅梅荭治疗的记载。”“多件神器么”

  “应该是有一件是自己但大概也抢夺来不少

  毕竟秩序之神对自己的手下一向很大方虽然秩序神教没有分支神但待遇和地位方面他们那批人可比其他神教的分支神要高出很多。

  你想啊战争肯定伴随着战利品秩序之神不会缺这些的这还不算后期秩序之神大肆屠戮其他神祇的掉落。”“嗯你继续说。”

  “就像是那把完整神器【战争之镰】一样秩序神教拥有的完整神器数量肯定不少其中就有一件媲美【战争之镰】的牧师系神器它代表着

  一个片段里的牧师系最高奥义名字叫【叹息藤】传说它能让灵魂得到真正的重生和救赎。使用方法和你手背上的那个印记一样你用那个印记才能借助【战争之镰】的力量对你召唤出来的【黑狱城堡】进行加持那种高品阶牧师也有相似的印记可以借助【叹息之藤】的力量。

  它的功效就是治愈你的灵魂伤势剔除掉灵魂里的杂质。

  卡伦忽然明白了过来问道“狄斯以前找过这种牧师对么”

  所以普洱才知道得这么清楚。

  “确切的说狄斯抓过来一个在人家出席一场高规格的多神教牧师研讨交流会时狄斯去把人家打包回来了。

  那个人也顺便帮我看了一下病也是她告诉我共生契约的方式来破除我现在的阻滞。

  不过她对你父母的问题无能为力。”

  卡伦知道狄斯为救治自己的父母曾付出过很多努力但都失败了最后不得已为了了结他们的痛苦亲自结束了他们的生命。文图拉能活着也是靠狄斯当初的做试验。

  “不过她人挺不错的答应保密就真的保密了。”“秩序神教这边也没其他反应”

  “哦当时负责搜救她的是拉斯玛你懂的拉斯玛这孩子从小就懂事。”“那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我觉得他不是故意的。”

  “应该不是故意的人家拿最好的规格给自己两个得力干将治疗谁知道这两个得力干将身体里有这么多东西。

  我刚刚一听你的描述我就猜到是【叹息之藤】释放你灵魂内的活力有点类似于儿童教育学家喜欢喊的解放儿童天性一样。

  其实如果真的是清清白白干净的人就算没伤被这样“治疗”一下也能有很大的好处。

  但对于你和尼奥来说就会有麻烦了。”“我知道了。”

  “那个喂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家啊”“等把手头的案子处理好吧现在忙。”

  “我是不觉得你是会去处理那些繁复事务的人不然就是阿尔弗雷德失职所以我不相信你很忙你这是不想回家的借口”“处理好了就回来了这次事情很重要。”"好的好的你安心做事吧我知道你已经厌倦了这个家了喵。”

  卡伦无奈地笑了笑挂断了电话然后打开抽屉折了一只黑乌鸦放飞了出去然后卡伦按响了桌铃文图拉马上推开门走了进来

  “队长您有什么吩咐”“帮我去证物室借一台术法相机。

  环卫站。

  一身工作服的尼奥正将垃圾桶里的垃圾往车里

  进行倾倒。这时卡伦的身影出现在了车旁。尼奥看见了指了指自己的脸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病因为我忽然想为这座城市做些事情所以干脆花钱让一个班组的清洁工都休息我自己亲自动手清理了五条街的垃圾从昨晚开始到现在我几乎忙碌得没停下来过。”

  卡伦摇了摇头。

  “你居然不觉得我有病明明现在部门里的事这么忙我这个主任却放着正事不做跑到这里来扫垃圾我都觉得我有病了。”

  紧接着尼奥皱了皱眉继续道“所以我猜得没错是伯尼的治疗对我有影响”

  卡伦点了点头将【叹息之藤】的事对尼奥进行了讲述。

  “干!”尼奥将铲子往身边一甩“那看来以后不能让部长给我们治疗了治疗效果好是好但我可不想每次治疗过后都跑到这里来做好事扫大街更可怕的是我明明已经扫了一整夜加一个上午了我他妈的居然还有些意犹未尽”

  卡伦的身形出现在了垃圾车上面。

  “哎哎哎你上来干嘛这里又脏又臭的你离远点部门里没急事的话我觉得扫到晚上我大概就能舒服结束了。”

  卡伦抓住了一把铲子对着车里的垃圾用力拨弄了几下很快垃圾堆下面的尸体呈现了出来很多具尸体脖颈处都有着獠牙刺入的痕迹。

  很显然尼奥被激发出来的不仅是光明部分还有嗜血异魔的一面。

  “嘿这么有好奇心做什么又被你发现了。”尼奥有些无奈道“这些都是城内几个黑帮的成员平时会做拐卖人口、抢劫杀人、贩卖违禁’瘾药品的勾当也是垃圾我就一并清理了。我相信今天的城市肯定比昨天干净了不少。”卡伦点了点头认可了尼奥的这一说法。“咦不对啊按理说你灵魂上的挂件比我多多了为什么你恢复得这么快”“它把我的饥饿瘾勾引出来了昨晚我和它抗争了一夜。”

  “那也挺好的就跟药效一样发散得快睡一觉就好了对了维科莱你想好怎么行刑了没有”“已经行刑了。”

  “你做的那行吧等我回去后把他苏醒一次再上点新花样给你丰富一下。”“已经变成灰了。”

  尼奥愣了一下道“干”

  随即尼奥一边继续铲着垃圾一边问道“下一阶段的调查顺利不”“我觉得可能我们两个不在时他们的工作效率反而可以更高。”“这证明我们是合格的领导带出了合格的团队。”“是的没错。”

  卡伦拿起了相机对着尼奥。“咔嚓

  尼奥穿着工装拿着铲子铲垃圾的动态画面被捕捉了下来照片很快自己“淌出

  被偷拍了的尼奥一脸无奈道∶“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我觉得你还没完全恢复不然无法解释你居然会带着术法相机出门。”

  卡伦回答道“我本来是想拍你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然后挂在部门表彰事迹墙上

  “我也想啊但深更半夜的哪里有那么多老奶奶需要过马路”

  “好了我走了你继续扫垃圾不打扰你的兴致。”

  “别啊难得的一次部门领导团建怎么能只拍我不拍你。来相机给我我们俩两个合照。”“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来相机给我咱们还没一起拍过合照是吧。”尼奥伸手拿过了卡伦手中的相机又伸手搂住了卡伦的肩膀举起相机反对着自己二人“我说你笑一笑啊皱眉做什么。”

  “你身上很臭。”

  “忽略掉这些细节来开心一点把你的状态调整一下你这个笑容太得体了不好笑得稍微夸张一点可不可以。

  好就这样准备1、2、3……”“咔嚓”照片从相机里“淌”了出来不断翻转着飘落在了地上恰好正面朝上。两个人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