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进口葡萄酒-
作者:凤嘲凰      更新:2022-07-23 03:53      字数:2953
  奕州长明府。

  陆北翻墙入院的时候天色还没黑长明府前车马喧嚣奕州乃至其他几州的年轻俊杰们排着队送钱。

  此时武周朱家平定青乾叛乱西境对话齐燕又有之前岳州挫败皇极宗以及收服天剑宗为己用的壮举皇室声威达到巅峰稳稳压倒了皇极宗。

  皇室大权稳固皇帝朱齐攸在朝堂上指点江山嗓门都比以往大了不少。

  连带着长公主朱齐澜身份地位水涨船高。

  武周公主很多早些年因为皇极宗的强势有不少朱家旁支得了公主封号导致朱家公主有些泛滥交易价值一降再降。

  但朱齐澜这位长公主不同当朝皇帝朱齐攸就一个亲姐姐谁能博得她的欢心成功入赘长明府让朱齐攸喜提成舅感谁就能仕途上平步青云连带着整个家族沾光。

  所以为了家族为了博取长公主欢心这钱不能省。

  不仅要花还要变着花样不能落于俗套被其他人比了下去。

  别觉得寒碜就这多少人想跪还没门子呢!

  ……

  陆北今天来得有些早朱齐澜还在大营乖巧懂事的虞管家服侍老爷沐浴更衣一個没留神自个儿也跟着下了水。

  来都来了就不上去了。

  “老爷这是宫里送来的葡萄酒说是产于玄陇好喝吗?”虞管家以口渡酒几杯过后自称不胜酒力软若无骨一般趴在陆北怀中。

  和怯生生的斩红曲之流不同虞管家是主动型选手朱齐澜认定陆北之后她在陆北面前就没把自己当外人若非朱齐澜三令五申不许偷吃早把陆北斩于裙下了。

  “还行吧没尝出味要不再来两杯?”

  “老爷好坏呀!”

  “嘿嘿嘿……”

  一般来说陆北是不喝酒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势与赌毒酒不共戴天岂能说话不算数。

  但那个谁说了白马非马。

  他觉得很有道理以此类推进口葡萄酒非葡萄酒品一品无伤大雅不算言而无信。

  两人小斟几杯气氛愈发旋旎眼瞅着天雷勾动地火狗男女已经抱在一块了突然一声冷哼打断池面结冰来了个晶晶亮透心凉。

  “殿下回来了。”

  虞管家咬着陆北的耳朵将其从泳池中拖出十指拨动拭去水渍换了身干净衣衫。

  “回来就回来呗哼哼什么她是不是嗓子不舒服?”

  陆北大声bb然后眉头一挑:“这人就是假清高上次还一起泡过这次就拿捏着架子了。”

  虞管家捂嘴偷笑穿好衣衫后带着陆北朝书房走去小声道:“殿下这几天不开心有人得罪她了老爷待会儿记得哄哄多说两句好听话。”

  “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得罪她说出来我去给那人一点颜色看看。”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懂了最近勤于修炼好些天没来找表姐她生我气了。”

  “不止呢!”

  虞管家暗暗偷笑说话间来到书房立在朱齐澜身后为其轻轻捏着肩膀。

  朱齐澜脸色很臭低头批改卷宗陆北进屋后看都不看他一眼。

  “去粗手粗脚的把殿下捏疼了换我来。”

  陆北一屁股挤开虞管家十指按在朱齐澜肩膀不轻不重捏了几下:“别气了实在是最近太忙忙到抽不出身你看我这不是滚回来了嘛!”

  朱齐澜冷哼一声扭头看向一旁陆北恍然大悟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原地破防立马闹出了一个大红脸。

  这下朱齐澜没心思翻看卷宗了放下手中红笔阴阳怪气道:“原来是天剑宗的陆宗主你不在玄陇抵御妖族怎么又回武周了?”

  “想你了呗!”

  陆北出口成渣抱起朱齐澜放在自己腿上一屁股坐在家主位置上让粗手粗脚的虞管家为他捏肩。

  虞管家乖巧立在陆北身后嘴角带笑看着一对冤家打情骂俏。

  朱齐澜横坐陆北腿上姿势过于弱势显得她很小女人一时间颇为不习惯但她也没有拒绝挣扎两下表示不喜遭遇强迫才迁就陆北便没了下文。

  “我去玄陇的事情表姐都知道了啧消息传得倒挺快是不是京师那边告诉你的?”陆北送上几句甜言蜜语开始调侃起来。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玄陇都把人送到……”

  朱齐澜气不打一处来在虞管家的偷笑声中讲起了心头不快。

  武周和齐燕短暂交锋齐燕折了姬信、姬辰两位渡劫期修士皇族影响力暴跌隐隐有些压不住先天府的场子境内局势风起云涌。

  偏偏这个时候武周又在前线搞动作一副势要和齐燕死磕到底的架势哪怕人族圣地使者从中斡旋也坚持要齐燕付出血的代价。

  气氛烘托到这个份上齐燕急于稳住内部矛盾只能向武周妥协。

  这里用了妥协而不是投降是有讲究的。

  齐燕作为一方大国在寸土未失的情况下投降丢人丢面子还丢民心徒增国际笑话严重损害国家利益。

  所以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宁可多花点和武周私下签订几个协议也不会在明面上宣布投降。

  简单来说武周拿了里子齐燕保留面子双方握手言和以后还是塑料好兄弟。

  你唤我大哥我叫你老表。

  武周觉得可行直接来了个狮子大开口具体商议过程索要了多少赔款有无割让土地朱齐澜不知道。

  她只知道京师的皇弟给她写信信中挑明齐燕在谈判桌上认错态度积极现任姬皇久闻不朽剑主大名倾慕已久想和天剑宗陆宗主亲近一下最好以后时常走动。

  为表诚意搭了个国色天香的公主只等谈判结束便走官方途径送去岳州藏千山。

  龙颜大悦。

  不对是龙颜大怒。

  朱齐攸倒是想答应但宗族不同意尤其是他的亲老子退役皇帝朱邦淳以及前退役老皇帝朱敬黎等人当场掀桌拒绝了这一赔偿。

  笑死齐燕的姬算个什么吧也敢在老朱家的碗里刨食吃可去你的吧!

  就这样国色天香的姬家公主被退了回去车马尚未过境直接打道回府。

  谈判之事暂且不说还没等老朱家得意多久来自玄陇的使官队伍风尘仆仆进入京师领头白毛递上一封玄陇皇帝赵方策的亲笔信。

  信件内容简单先是感谢了天剑宗陆宗主对玄陇做出的贡献而后阐明北境局势危在旦夕伸手管武周要钱要资源。

  不给玄陇赵家会很不爽不爽就会发飙。

  万一有魑云宫桀骜不驯的修士偷偷潜入武周搞破坏比如三凶什么的邪魔歪道搞出了外交纠纷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

  往常玄陇发飙也就一乐呵听听就行不用当真。

  北境战线绵长玄陇没工夫对武周炫耀武力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天剑宗陆宗主挺身而出四大妖王死了两个、伤了一个玄陇完全可以抽调一批精兵悍将向南方开疆扩土。

  朱家一众皇帝退役的现役的皆是龙颜大怒。

  然后退役的更怒现役的大喜。

  因为赵方策在信中话锋一转他和陆北抵足而眠引以为知己险些结拜做了兄弟。

  虽然没做成但不影响两人关系深厚赵方策邀请陆北将天剑宗搬去玄陇愿许以镇北大将军之职地位仅在兵马大元帅之下遭婉言谢绝后双方达成友好合作关系天剑宗会在玄陇建立分部。

  为双方友好交流意见特派外交官赵无忧常年驻守岳州希望武周赶紧批下一块地皮最好就在藏千山对面。

  如果武周答应这一要求玄陇会帮忙施压帮助武周在齐燕的谈判桌上多捞些好处。

  刚赶走不要脸的姬家又来了赵家伸手夺食老朱家的退役皇帝们如何不怒。慑于玄陇国力强大敢怒不敢言硬着头皮答应白毛外交官进驻岳州。

  按流程明年就能批下地皮后年官邸便可建成大后年就该塌了。

  朱齐攸在信中没有多说什么每每落下一笔都是陆北如何如何厉害真比杀了他还难受。

  只吹嘘了白毛外交官如何明媚动人是天下少有的貌美女子且知书达理是名门之后若非玄陇国情起码也是个郡主。

  让朱齐澜好生看管莫要让玄陇得偿所愿。

  朱齐攸倒是想换种写法让自家姐姐以国事为重不可拘泥儿女私情实在不行就把那个谁让出去以免恶交了玄陇。

  无奈周边要么是爹要么是爷爷要么是太爷爷他就一孙子敢这么写当场就得挨一顿毒打。

  这就是朱齐澜生闷气的原因她相信陆北不会被美色所惑玄陇的白毛再怎么漂亮陆北都不会拿正眼看对方一下。她就是气不过玄陇明目张胆抢她的心头肉还把美人送到了陆北家门口着实嚣张可恨。

  对了还有齐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陆北听完陷入长久沉默。

  朱齐澜气哼哼等着陆北赌咒发誓纵然白毛有倾城之姿也不会移情别恋。半晌没看到动静见陆北若有所思仿佛颇为心动心下大怒捏着一块腰间软肉狠狠拧了几下。

  这死人你说话呀!

  陆北嘶嘶抽着凉气仰头靠到虞管家胸口顺势弹回原位迎着朱齐澜凶巴巴的眼神眉头一挑道:

  “那什么齐燕国色天香的公主真有那么国色天香吗?”

  “……”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