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啊!巨龙背叛了我!-
作者:帅犬弗兰克      更新:2022-06-23 14:25      字数:4330
  布来克骑着塞安妮消失在了风暴峭壁的茫茫暴雪中但这个臭海盗留下的烂摊子却还在发酵而且速度快的惊人。

  几乎是这边海盗刚走雪流平原阴沉天空的边际就出现了大量红龙和绿龙的身影为首的是两头大的过分的威勐龙王。

  显然它们感知到了虚空力量在这个地方的爆发唯恐人数少的蓝龙出什么问题便跑来支援。

  但眼下可不是支援的好时候被布来克用月神之箭刺穿的虚空生物们还没有被灭杀干净这突发事件让亚雷戈斯几乎是猝不及防。

  混乱的蓝龙阵地一下子就暴露在了两位龙王的注视中。

  于雪暴中飞入雪流平原的生命缚誓者和觉醒者对视了一眼两头龙王在同时下令。

  下一瞬她们身后追随的巨龙们就咆孝着加速于天空喷吐灼热的生命之火和梦境剧毒来帮助地面混乱的龙人消灭那些潜伏在它们之中的虚空密探。

  “亚雷戈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的追随者里会有这么多虚空仆从?”

  红龙女王收拢翅膀化作人形出现在脸色难看的蓝龙王子身旁她最宠爱的配偶之前还在人类世界里调停矛盾的红龙公爵克拉苏斯也手握魔法剑忠诚的护卫在女王身旁。

  尹瑟拉则带着自己的女儿曾经和亚雷戈斯一起被困在安其拉神庙地下的梦境之龙麦琳瑟拉也快步走来。

  尽管觉醒者没有说话但从她紧皱的眉头就看得出来她对于蓝龙内部产生的混乱和虚空渗透也非常不满。

  “两位陛下这是个意外。”

  侏儒形态的亚雷戈斯语气真诚的解释到:

  “或许是因为我们太靠近奥杜尔守护巨龙的威能刺激到了这座泰坦之城下方封印的至邪之物它畏惧于巨龙的威严所以派出了自己的邪恶子民来干扰我们的正义行动。

  如果不是布来克阁下正巧出现在这里我们真的会被这些邪恶仆从干扰。

  但这不证明了我的父亲的判断是正确的吗?

  敌人在试图破坏我们的行动。

  正因如此我们该加速我们的行动让充满魔力的焦聚之虹在已经堕落不堪的奥杜尔中引爆彻底消灭尤格·萨隆的黑暗威胁。”

  “你真是疯了!”

  绿龙公主麦琳瑟拉看着身旁那边飞舞的巨龙们焚烧虚空造物那些被点燃的堕落血肉散发出的邪恶气息让公主殿下恶心的想吐。

  她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蓝龙她呵斥道:

  “明知道你们的行动已经被上古之神察觉到你还要一意孤行的执行这个一点都不严谨的计划?

  就连凡人的施法者都知道造物之地的坚固而我们根本没有把握判断焦聚之虹能不能摧毁尤格·萨隆的存在。

  我们必须立刻暂停这个发疯的计划!

  泰坦守护者们已经到来我们应该把这件事交给他们来处理奥杜尔一直是在他们在管理这不是我们职权之内的事。”

  “交给他们?”

  亚雷戈斯也来了火气他指着远方的奥杜尔尖叫到:

  “这就是把造物之地交给守护者们的下场连他们自己都堕入了上古之神的操纵与分裂中在过去十几万年里维护这个世界秩序的人不是那些高傲的守护者而是我们!

  守护巨龙军团为这个世界做出了这么多牺牲凭什么还要在这个时刻将一切都交给不负责任的守护者们来处理?

  再说了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我的父亲。

  是织法者要求我们将焦聚之虹带入此地它是这个世界的魔法之王它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冷静点亚雷戈斯!”

  红龙女王伸手制止了麦琳瑟拉和亚雷戈斯的争吵她看向织法者所在的山洞沉声说:

  “我丝毫不怀疑我的兄弟玛里苟斯的智慧我只是很担心它现在的精神状态我知道过去一段时间蓝龙军团遭遇了很难接受的事但这并不是你们一意孤行的理由。

  像是焦聚之虹这样的圣物在使用前是要在龙眠神殿提出申请的这项规则还是一万年前玛里苟斯亲自提出并制定的。

  但它却违反了自己的规则。

  我和我的妹妹尹瑟拉必须在今日见到织法者在我们确认织法者的精神状态没问题之前立刻停止对焦聚之虹的充能!”

  “这”

  亚雷戈斯还想要反驳几句但尹瑟拉随后就低声说:

  “听那边有号角声。

  亚雷戈斯你知道那号角声代表什么吗?你肯定不知道你还年轻你没有经历过守护巨龙与泰坦守护者们共存的时代。

  但我们经历过!

  战争之王麾下的英灵军团已经在集结如果你们继续一意孤行那些为守护世界制作的英灵就会把矛头对准你们!

  你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也低估了奥丁对于战争的狂热和认真。

  我们不是在和你商量这件事!

  立刻停止充能!

  否则红龙和绿龙军团就接管你们的营地!”

  觉醒者女王在巨龙军团中一向是以温和和温柔的形象出现的这会说话却这么严厉显然已经是动了真怒。

  亚雷戈斯看到两位龙王此时坚决的姿态他握紧了拳头但最终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麦琳去将布来克阁下请过来。”

  觉醒者回头对自己的女儿说:

  “在这个世界上论及清醒状态下对虚空力量的理解再没有人比他更强我和阿来克斯塔萨需要他前来这里帮助我们确定织法者现在的精神状态。

  我们也需要那位先知为我们做出一个短期的预言来评断巨龙军团是否应该参与到对奥杜尔的攻击中?”

  “巨龙的事务居然要依靠一个凡人的建议来判断?”

  亚雷戈斯可忍不住了。

  他仰起头抗议道:

  “我承认布来克·肖是个神奇的凡人但我不觉得他有能力或者应该介入到巨龙的命运中尤其是让他对我的父亲进行精神评估?

  这太可笑了!

  让一个凡人施法者治疗魔法之王?这就像是让蚂蚁抬起大象一样可笑!我不同意!这是对玛里苟斯威严的羞辱!”

  “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表达你无礼的意见!你更没有资格质疑两位龙王的决定!亚雷戈斯!你只是蓝龙王子你还不是魔法之王!”

  在蓝龙王子愤怒的抗议中一个低沉的声音伴随着旋转的奥术之门在雪流平原上开启那庞大魔法门的震动在原地掀起了一场呼啸而过的寒霜雪暴。

  随着低沉的奥术回荡一头大的过分的太古蓝龙活动着翅膀和身体从奥术之门中走出。

  在它身后来自阿苏纳的碧蓝栖地中的成年蓝龙和全副武装的龙人士兵们快速冲出在亚雷戈斯愤怒的注视中强行接管了蓝龙阵地。

  玛里苟斯古老的兄弟蓝龙军团目前名义上的二号人物太古蓝龙塞纳苟斯在这危险的时刻压轴登场。

  它化作一名身穿蓝袍有儒雅的白色胡须的精灵男巫的形象拄着一根冰霜之柱法杖彬彬有礼的向两位龙王行礼尹瑟拉和阿来克斯塔萨也回以巨龙礼节来向这位和她们同时代的强大蓝龙致敬。

  “为什么不把魔枢发生的事及时告诉我?为什么要封锁我的兄弟玛里苟斯伤心过度情绪失控的消息?”

  老蓝龙一登场就气势爆棚大声质问着脸色难看的蓝龙王子连带着站在它身边偷偷跑去“打小报告”的“战五渣”卡雷苟斯都昂首挺胸起来。

  这段时间里作为蓝龙军团内部的“少数派”性格温和的卡雷苟斯可是被亚雷戈斯打压的相当难受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而老蓝龙塞纳苟斯亲身经历过一万年前蓝龙几乎灭族的惨剧因而对蓝龙军团内部一切形式的混乱与同室操戈都厌恶至极。

  本来按照塞纳苟斯的佛系态度它不愿意参与到这些事情里只想着在碧蓝栖地养老看护龙蛋和雏龙。

  但在卡雷苟斯跑去碧蓝栖地将一切都告诉它之后塞纳苟斯也无法再忍受这种愚蠢的举动它决心拨乱反正。

  它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玛里苟斯一步一步走向癫狂。

  “魔枢那边或许更需要您塞纳苟斯阁下。”

  亚雷戈斯语气低沉的说:

  “在目前大部分蓝龙都出发来到风暴峭壁的时候那个一直在伤害我们的神秘人或许会对我们的大本营动手。

  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应该坐镇魔枢”

  “我孙女亲自坐镇魔枢。”

  塞纳苟斯哼了一声摸着自己胡须说:

  “我的小星星和她数目庞大的追随者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考达拉这里才是问题的关键!在我听说你们鲁莽的将焦聚之虹带离永恒之眼时我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现在带我们去见你父亲!

  立刻!”

  眼看着老蓝龙压住了场面梦境之龙麦琳瑟拉立刻后退一步遁入梦境飞快去的请布来克前来为织法者“看病”。

  而眼看着自己的族人和自己的同胞们比起自己居然更信任一个干着海盗职业的凡人先知蓝龙王子内心的火焰一下子烧的更加剧烈。

  他其实并不讨厌布来克·肖。

  他还记得自己在绝望的时候是那个海盗带着小星星将他和自己的朋友们从克苏恩的囚笼中解救出来。

  这份恩情是必须铭记并回馈的。

  但眼前这件事和以前的事不能混为一谈

  布来克·肖可是小星星派系的坚定支持者由他主导这件事必然会让小星星公主殿下在蓝龙军团中再次名声大噪。

  甚至会让那个一点都不稳重的笨丫头夺取属于他的魔法之王的宝座!

  “你的同胞们抛弃了你在你为它们竭尽全力的争取荣耀的时候它们背叛了你又软弱的畏惧守护者们的暴戾将守护巨龙的威严抛弃在懦弱之后。

  它们已经不值得依靠了。

  亚雷戈斯!

  你必须以自己的力量完成这场拯救的事业你必须向世人证明巨龙们的伟大操守你不能让你的父亲失望。

  它只有你这一个希望了。”

  一个声音在亚雷戈斯的心中回荡着就像是它自己在和自己说话一样之前还曾有犹豫的蓝龙王子在这一刻毫无疑问的坚定了决心。

  它已经已经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同胞们的盲从和软弱。

  它们明知道布来克·肖是虚空力量使用者居然还选择信任他这简直不可理喻!而巨龙们对于海盗的信任更是让蓝龙王子对于巨龙军团的未来无比的悲观。

  tmd!

  曾经伟大的巨龙军团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和这群软弱的虫豸们在一起怎么能重现巨龙时代的荣光?

  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亚雷戈斯飞快的打定了注意。

  侏儒形态下的他不再反驳塞纳苟斯的呵斥而是很恭顺的带着他们进入了织法者所在的山洞。

  因为这里靠近本地魔网节点的缘故导致这里布满了经营的魔力冰晶。

  在这一片如宝石之地璀璨的山洞中体型庞大的织法者玛里苟斯正如睡眠一样蜷起身体趴在那里它精致的翅膀披在身上但时不时就会在睡梦中抖动身体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吼叫。

  它做噩梦了?

  这一幕让两位龙王和塞纳苟斯同时想起了一个对于巨龙们而言相当恐怖的场景。

  “天呐玛里苟斯我可怜的兄弟你承受的是什么样可怕的痛苦?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你?”

  老蓝龙作为和织法者一个时代的蓝龙它最能和玛里苟斯感同身受曾经绝望的痛苦。

  在看到织法者此时憔悴的状态时塞纳苟斯也顾不得许多快步上前以自己的魔力试图缓解蓝龙之王的痛苦。

  尹瑟拉也立刻上前帮助自己的兄弟。

  依靠她驾驭梦境的力量飞快的将折磨玛里苟斯的噩梦驱散这才让处于怪异沉睡中的织法者稍稍安静下来。

  几分钟之后在麦琳瑟拉的亲自护送下刚刚离开这里的布来克又叼着烟斗非常神气的从梦境中进入物质世界。

  他落在这山洞中左右看了看然后对红龙女王语气诧异的说:

  “刚才对我大放厥词的亚雷戈斯在哪?我还想欣赏一下那蓝龙王子此时的表情呢呜呼那一定很有意思。”

  布来克的问题让正在帮助玛里苟斯调节疲惫躯体的红龙女王疑惑的回头她说:

  “它不是就在嗯?亚雷戈斯去哪了?”

  “嗷!”

  山洞外突然响起的属于红龙的惨叫声让山洞里的所有人都在这一瞬悚然尹瑟拉意识到不对瞬间穿越梦境来到山洞之外。

  但她只能看到一头被击伤的红龙满身是血的倒在阴影缠绕的雪地中而在阴沉的天际亚雷戈斯正带着几头蓝龙护送着焦聚之虹向奥杜尔的方向飞去。

  它们已经打开了蓝龙拿手的奥术之门在空中硕大的传送闪现中蓝龙王子的身影飞快的消失。

  随后从天际飞来的闪电怒吼着击中几名倒霉的仆从将它们从天空击落。但这来自战争之王的阻碍一击却最终没能阻止亚雷戈斯带着焦聚之虹离开。

  并不是战争之王失手了。

  而是有股力量在那一刻于奥杜尔城市中爆发干扰了奥丁射出的闪电战矛冈格尼尔。

  该死!

  那座被黑暗笼罩的造物之地里有亚雷戈斯的“盟友”!

  至于那盟友是谁现在已经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