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曼加泽亚之战(上)-
作者:秋水满枫林      更新:2021-11-10 05:13      字数:4807
  曼加泽亚的东门塔楼。

  督军巴普洛夫在三楼内,看见有五六十个异教徒,正端着火枪,借着大街两旁商铺的掩护,快速地接近城门口,他的心,瞬间就无比地兴奋起来!

  “督军大人,异教徒向我们进攻啦!”他身边一个官吏神情轻松地说,“那么少的人,就敢来进攻我们的城堡,他们真的不怕死?”

  “来呀,快点来呀,你们这些肮脏的猪,快快来送死呀!”

  属下的话,巴普洛夫置若罔闻。他高兴地用望远镜,观察着由远而近的异教徒们道:“快快来吧,不信仰上帝的家伙们,我会把你们全部送下地狱的!”

  他已经决定,要等异教徒们来到距离城门口约一百米,没有任何障碍物阻挡的空地上,再下令开炮。

  用三发霰弹,三百粒小铁珠,把这五六十个异教徒,统统送下地狱,让他们的灵魂,永世不得安宁!

  就在他信心满满的时候,他又发现,异教徒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离城堡大门约300米的地方,完全停止,就地警戒,不再前进。

  “别呀,别停止脚步,哪怕再前进100米也好呀!”异教徒停止前进,让巴普洛夫立刻着急起来。

  巴普洛夫着急的原因,是因为曼加泽亚五个塔楼里,装备的九门佛郎机火炮,有5门是沉重的三磅炮,四门是轻便的2磅炮。

  在东门塔楼装备的,是一门三磅炮和两门二磅炮。

  可无论是三磅炮还是二磅炮,在没有使用过量火药的情况下,它们的有效射程,只要超过了250米,基本都是毛毛雨,没有什么杀伤力。

  特别是大冬天的,异教徒们还穿着那么厚的毛皮衣物,更加难以打伤。

  不过他马上又高兴起来,因为他看见有一个全身脏得不像样的异教徒,竟然举起了火枪,向城头瞄准。

  这说明,这群异教徒们,就是使用火枪的新手,什么都不懂,隔着300米呢,怎么可能打中目标?

  然而,等到巴普洛夫听到火枪清脆的枪声,还有城墙上的惊叫声时,他连忙从三楼往下看,只见在城墙外的雪地上,已经躺着一个在垂死挣扎的实业者

  巴普洛夫的心,忍不住心惊胆战地往下沉,这是异教徒的火枪瞄准打中的,还是流弹打中的

  最后,巴普洛夫选择了相信后者。毕竟,在他对波兰人c对瑞典人的战斗中,有士兵在三百多米外被火枪流弹打伤打死,也并不新鲜。

  就在巴普洛夫为异教徒的火枪疑神疑鬼的时候,他的一名官吏,已经带着五六个大商人,走进了东门塔楼

  听到张天勇的火枪排里,响起了清脆的枪声。

  又见到曼加泽亚的城墙上,应声掉下一个罗刹实业者。

  张天昭就知道,大周远征军对曼加泽亚的进攻,终于开始啦!

  于是,他又下命令道:“谢天,丁格,苏德勒,你们带着自己的人,谢天去北部商业区,丁格和苏德勒去南部商业区。

  去给我一间商铺一间商铺地搜查,首先是把粮食c毛皮c袋子c烈酒和铁铜器c金银珠宝,全部给我搬回来,然后放火把那里烧成平地。

  张天恭,你派两个火枪排跟去帮助警戒。注意,不要进入塔楼火炮的射程之内。要进入火炮射程之内的商铺,必须在火炮打不到的木墙壁,砸出一个大洞再进去。

  如果,商铺里还有罗刹人没跑,尽量抓活的,我有大用处,听明白没有?听明白就出发吧!”

  为了增加部队的战斗力,这次远征,张天昭还给他的兵,全部配了一把弯刀。使远征军的士兵们,在近身肉搏的时候,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谢天c丁格c苏德勒,听到张天昭又安排他们去洗劫商铺,登时笑得不见了眼睛,兴奋得嗷嗷直叫

  主子爷就是明白奴才们的心思啊,次次洗劫商铺,都让他们三个先上。这样的好主子,若不死心塌地的效忠,长生天也不会饶恕他!

  很快,在张天恭派出的火枪排的保护下,张天昭三个狗奴才,就兴冲冲地带着自己的人,往各自的目标跑去

  “北海伯爵,您这么大张旗鼓地去洗劫商铺,把罗刹人引出来怎么办?”五连长张天恭愁着脸,担心地问道,“里面可是有一千多人呀,要是全冲出来的话,我们可能顶不住。”

  张天昭对他的担心不以为然,轻笑着说:“放心吧,天恭哥,城堡里只有70个守军,肯定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因为他们的督军没那个胆子。否则的话,他们现在正跟我们野战呢。

  至于跑进去的商人们和实业者们,虽

  然有上千人,也许人人手中还有火枪。

  可是,那些商人们敢出来吗?他们都是雇主请来看商铺的,商铺又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凭为什么要给雇主们卖命?

  倒是那些实业者有可能敢冲出来。不过,从城门口到天勇哥那里有三百米。你想想,有三十支米涅火枪在等着他们,他们有几个人能冲到天勇哥面前呢?”

  张天恭对张天昭的分析,自然是频频点头的。

  可听完后,他还是坚持说:“阿昭啊,要不我们还是多派两个排去天勇那里,帮他们加强火力吧!

  就算罗刹人想出来,可见到我们在那里的人多,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是不是?”

  “那你就派吧,北风大,叫你们的人,在装填火药时,找个背风的地方。其他的人跟我走,到离我们最近那几个商铺去避避风,他喵的,这鬼天气也太冷了!”

  “督军大人,我认为您应该派出我们勇敢的士兵,去赶跑那些肮脏的异教徒,以保护我们的货物,和属于大君主的税收!”

  “是啊,督军大人,在商业区的仓库里,起码有三十万张黑貂皮,五十万张杂皮,如果都被异教徒们抢走,不但我们损失惨重,就连大君主的税收,也会损失许多啊!”

  “督军大人,要是您敢出兵的话,那我们就出钱,雇佣城里五百个实业者,和我们英勇的士兵一起,去赶跑那些不信仰上帝的猪!”

  “”

  在曼加泽亚东门塔楼第三层里,五六个大腹便便,衣着华贵的商人们,正围着督军巴普洛夫,要求他派兵到商业区去,把异教徒们赶走,以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到严重的损失。

  面对着这帮肥胖如猪,又贪婪如狼的奸商们,巴普洛夫心中不由阵阵的腻烦。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厌恶地看着他们丑恶的嘴脸,心里却想:老子快要退休了,凭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保护你们这帮蠢猪的货物呢?

  至于沙皇的税收,那虽然是个麻烦事,可是比起丢失曼加泽亚来,这点麻烦事,根本不叫事!

  于是,他收敛起笑容,郑重地说道:“尊敬的先生们,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请原谅我爱莫能助。

  我身为曼加泽亚的督军,最大的职责,就是在我退休之前,把大君主交给我的这座城堡,再完好无损地交回到大君主的手中。

  所以,无论你们说什么,我都是不会派兵出城堡的。因此,各位尊敬的先生,请回去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的决心。我不想在莫斯科的绞刑架上,看见你们的身影。”

  话说到这个份上,几个商人已听出味来,巴普洛夫只想平安无事地熬到退休。

  至于异教徒们,现在正要进攻曼加泽亚,他又何必冒着巨大的风险,出城去进攻他们呢!

  带着极其失望的心情,几个大商人怏怏不乐地走出东门塔楼。

  站在塔楼门口,看着四处挤满了商人和实业者的城堡,其中一个大商人心有不甘地说:“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雇主们的货物,被异教徒们抢走吗?

  在这个城堡中,可是有上千的罗刹人,而城外的异教徒们,顶破天就是四百人,为什么就不敢冲出去,与他们打一场呢?”

  “是啊,如果,这次损失太大的话,我这份工作,必然是保不住的,想必以后莫斯科的贵族老爷们,也不会再雇佣我啦。我的生活,终将回归拮据,真不甘心啊!”

  “可又有什么办法,巴普洛夫老了咦,我们去找副督军舍曼斯基如何。舍曼斯基才四十出头,正年轻着呢!”

  “走,我就不信,老家伙说不动,时刻还想当正督军的舍曼斯基,我们也说不动?”

  曼加泽亚的副督军舍曼斯基,前几天由于生重病,在教堂主教给他放了两次血,灌了一次肠后,他的身体居然奇迹般地变好,目前正在卧床恢复阶段。

  在近代医学没有发展起来之前,欧洲的医学知识,只能够传承自中世纪那些可怕的理论和治疗办法。

  比如,当时的医生普遍认为,人类生病,是因为人体内有太多的污秽。只要把体内的污秽排放出来,身体达到平衡,病自然就好了。

  所以,在18世纪以前,欧洲人治病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放血和灌肠。不管是牙疼还是感冒,医生上来就给你个放血灌肠的套餐,好不好另说。

  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是法国的国王路易十四,他一生因生病治疗,大约灌肠2000次。1685年,英王查理二世因轻微中风,十二个御医先给他放了一公斤血,再每隔两小时灌一次肠。五天后,十二个御医终于成功地把国王治死。就连美国总统华盛顿,也是因为咽喉痛导致呼吸困难,被医生放血,直至死亡的。

  像这种撞大彩的治疗办法,副督军舍曼斯基的重病居然治好了,的确也是个奇迹,而且已经恢

  复得差不多,很快就可以回到工作岗位。

  也许是商人们善于与人打交道吧,几个大商人,不知用什么办法,竟然很快就说服了舍曼斯基,让舍曼斯基同意出面,劝巴普洛夫允许商人雇佣实业者,出城与异教徒们作战。

  有舍曼斯基出面劝说,巴普洛夫终于同意,由商人们共同出资一万五千多卢布,雇佣进入城堡的536名实业者,出城与异教徒们作战

  下午2点左右,孙可望带着他那个班,在排长的率领下,已经和张天勇的火枪排合兵一处,远远地对城堡大门,形成警戒的态势。

  警戒的队形是这样的。

  在东商业区两条宽的二十米的大街上。每条大街有15名火涅火枪手,和65名普通火枪手(其中燧发火枪手15名,鲁密火绳枪手50名)。

  15名米涅火枪手,则站在商铺的屋檐下,端着火枪在警戒着城堡大门。

  其他的火枪手,也懒散地闪到商铺的屋檐下,躲避着寒冷的北风。

  如果有敌情,他们会飞快地在大街上排成三排,每排20人,装填好弹药,点燃火绳,等候着敌人的前来

  这个时候,北商业区和南商业区,搜查工作已开展得如火如荼。

  仆从军们分到五个人一小队,手持弯刀,仔细地搜索着每一间房屋,看看有没有罗刹人藏在里面。

  有的,会被捆绑起来,扔到街道上去。没有,他们才会到下一间房屋,继续搜查。

  直至把两个商业区所有的房屋都搜查遍,仆从军们才会按照张天昭的命令,把粮食c毛皮c袋子c金银珠宝等物资,搬回东商业区。

  以目前的进度来看,单单是搜查的工作,估计也要到下午三点钟,才能完成,而到那个时候,曼加泽亚的黑夜,已经来临

  下午2点05分。

  孙可望正在屋檐下,和自己的兵吹牛打屁,忽然听到排长大声喊道:“有敌情,快排队!”

  他愕然地抬头,看向城堡的大门口。

  果然,刚才还紧紧关闭着的城门,现在已经洞开。

  从门洞中,正迅速地跑岀大批大批的罗刹人,他们的速度很快,不过两三分钟,就已经跑出五百多人在城门口集结,看样子要排成横队,然后再向远征军这边前进

  “排队,全班排队!”

  听到排长的命令,又看见罗刹人已经冲出来集结,孙可望也本能地对自己的兵下达命令。

  东部商业区的两条宽阔的大街上,马上就乱中有序地忙碌起来

  “砰砰砰!”

  “砰砰砰!”

  “”

  在双方的队伍都在集结排队的时候,张天勇的米涅火枪兵,根本不用瞄准,就向在城堡大门外集结的罗刹人,持续不断地开枪。

  米涅火枪每响一声,就会有一个集结中的罗刹人,痛苦地捂着伤口,满脸惊恐地倒在雪地上

  不到一分钟,城堡外的实业者们,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见有30个同伴倒在雪地上,生死未卜

  这下子,刚刚集结得有几分样子的队列就乱成一团,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在实业者们的心中,飞快地生长着——异教徒们的火枪,打得又远又准!

  心中有了恐怖,实业者们本能地想退回到城堡内,寻求安全。

  可等他们转身后,却看见城堡的大门已经紧紧关闭。他们成了一群被遗弃在野外的绵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更可怕的是,异教徒们那种火枪声又“砰砰砰”地响了起来,每响一声,就带走一条人命,让所有的实业者,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

  在令人窒息的恐慌之中,不知是谁,忽然大声地叫喊着:“乌拉——乌拉——乌拉!”然后就不怕死的冲向商业区的异教徒

  在他的带领下,还没有倒下的四百多个罗刹人,也纷纷挥动着武器,叫喊着乌拉!乌拉!如潮水般地向大周远征军杀过去!

  面对着突然发起冲锋的罗刹人,刚刚排好队列的大周远征军,许多士兵连火绳还不有点燃,就被他们悍不畏死的冲锋,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