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死即生-
作者:小僧金蝉子      更新:2021-11-08 06:59      字数:2529
  黄昏残阳。

  卓凡独自一人,端坐在一块礁石上,拉着长长的影子。

  眼前,是一片茫茫赤海。

  他闭目等待着。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当太阳在地平线上,缓缓将它的脸庞掩盖下去的时候,卓凡终于睁开了眼睛。

  太阳落下之后,世界只剩下了黑白的颜色。

  海天的交界处,不再是单纯的黑暗,而是黑与白的边界,一轮血色圆月开始反向高悬于天,在黑白的世界里,点缀上了一点嫣红,开始向外蔓延渗透血的颜色。

  卓凡张开五指,在指缝之间欣赏着这一刻的凄美之景。

  血染天,意为凶!

  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警示忠告,一般只有在大凶之兆即将来临的时候,天空才会出现这种特殊的奇特景观。

  对一般人来说,恐怕早就吓呆了。但卓凡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白雾开始之后,每一天都在与命运抗争着,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之后,他早已习惯了淡然面对一切。

  平静地看着天边的血色圆月浮沉。

  卓凡耐心地等待着,自己从醒来之后,就出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似乎天地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但他并不慌张,有些事情不是急能解决的。

  果然!

  天际边出现了一艘破败的古战船!巨大的桅杆,破旧腐朽的三角帆。

  船体两侧破破烂烂,坑洞无数,像是被炮火洗礼过无数次,最终燃烧沉没的木质战舰。

  卓凡目光中闪过诧异之色。

  “十方走灵船?”

  “它为何会突兀地出现在这个神秘的环境里?”

  腐烂的味道和大海的腥风,在卓凡面前停下,邓管带在甲板上站着,宛如一具千年腐雕,面无表情道:“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卓凡目光一缩。

  几天不见,邓管带的样子变化不少。

  他看起来很邋遢,被一身的蛆虫啃咬,眼睛都被啃食掉了,浑身铁青一般的颜色,没有一块好皮,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

  莫非这里的环境不是人间?

  卓凡行礼道:“晚辈拜见邓管带,还请告知这里是哪里?船欲驶向何处?”

  邓管带依然面无表情,淡淡回道:“这里是黑白界,白天是人间,夜晚是阴界,它是天地生灵战场与人间的缓冲地带,东明市内的所有生灵都被投放进了生灵战场,只有五人有资格坐船进去,你是其中之一。”

  卓凡点点头。

  五人分别是谁,他心中已经有数了。

  他持有完整的阴阳雮,和一部分钚蓝,若是还没有待遇,那东域这些势力们,打破头去抢夺它们有何意义?

  卓凡毫不犹豫,一跃上船。

  邓管带的人品他是信得过的,丝毫不用担心黑吃黑的情况发生。

  上了船才发现,甲板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另外四个人呢?莫非已经送进去了?

  “如何资费?”卓凡开口询问邓管带,行规他还是懂的。

  邓管带冷冷拒绝道:“不用,这趟的船资费用你可以免除。”

  “哦?”卓凡很好奇,下一刻,他感觉乾坤五气炉内少了点什么。

  仔细一感应,是之前邓管带给自己的铜钱。

  邓管带似乎知道他的疑问,声音中依然不带任何感情,冷冷解释:“这一趟的费用并非灵石,而是活人的灵魂,你支付不起的,除非”

  邓管带扫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背然后便没了后话。

  卓凡立刻明白,邓管带到底想说什么,在乾坤五气炉里,有一个灵魂啊,石老道。

  除此之外,只能用光绪通宝的铜钱。

  邓管带说完就离开了甲板。

  每次他都是一个人静静坐在驾驶舱内,很少与人交流,卓凡很识趣地没有跟过去打扰。

  那个驾驶舱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进去了肯定会后悔的。

  一个人的旅行。

  面对的是孤独和寂寞,它的最终目的地,想必也是陌生无比的生灵战场。

  但自己和别人有何不同?

  坐船去和直接投放,又有何不同?

  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命运?

  一切都是个谜。

  邓管带不会给自己解释太多,问也没用。

  船在黑色的海洋中缓缓前行,穿梭于黑白之间。

  宛如幽灵鬼船。

  周围的景象也瞬间变得模糊起来,卓凡运足了目力也无法分辨周围的景象到底是在哪里,只有船头的上空,一轮血月异常清晰,似乎在指引方向。

  船速丝毫不受影响,邓管带对此更是不闻不问。

  黑白世界里,只剩下了划船的声音,陪伴卓凡的也只有天空上的一轮血月,无论船只如何靠近,血月依然是那么大,那么的红

  卓凡将“洞悉”神通运转到了极致,远远在黑白的夹缝中,隐隐看到一个破败无比的石拱门。

  “卓凡,这是属于你的路!”

  “死即生!”

  邓管带的声音,依然冰冷无比,但他还是听出了一丝善意。

  在这种诡秘的黑白世界里,邓管带能够给一句提醒,八成是看在故人的面子。

  卓凡点点头,表示感谢。

  他知道,既然不直接进入生灵战场,必然有其特殊的原因。

  事情不简单。

  卓凡的面色尽量保持平静。

  只是盯着那个在眼中不断变大的破败石拱门,眼中的惊讶越来越浓。

  “石拱门之后,是什么?”

  卓凡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邓管带沉默片刻,还是给予了回答:“一切生灵的禁忌之地!”

  天地?生灵战场

  随着石拱门的临近,卓凡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四周的景象越加鬼气森然。

  狂风呼啸,夹杂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刺激得耳膜生疼。

  四下里,无尽的鬼怪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卓凡的周围不断地咆哮,并在天空之中盘旋环绕,似乎是想要阻止十方走灵船继续前行的样子。

  十方走灵船没有停止。

  仍然逆着鬼哭狼嚎般的鬼风在继续前行着。

  当船只行驶到了石拱门的前方时,卓凡终于是看清了前方的景象。

  并倒吸了一口凉气!

  石拱门跨越黑白,散发着无尽的沧桑,而拱门之后,却是一条海之天涧!

  垂直的深渊!

  黑白的世界,如同被一刀切开,白的世界之后,是一片无尽的天涧海渊!

  船停。

  正好在天涧海域的尽头处。

  往前一步,就是无尽的地狱魔渊!

  卓凡站在破败的石拱门下,石门是一块块远古巨石堆叠而成,每一块石头上,都刻有神秘的鬼符文字,闪烁着凶残而神秘的血光。

  船头的位置上。

  一步向前,便是死亡

  “跳吧!”

  身后的邓管带,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催促道。

  “跳?”

  卓凡心头突兀一惊!

  “从这里跳下去,是去哪里?”

  卓凡将目光看向了邓管带,后者的目光依然阴冷无比,没有任何表情。

  卓凡陷入了沉思。

  他相信邓管带的人品。

  “深渊之下,有你的存在吗?”

  “那么”

  “我卓凡来了。”

  往前一步。

  纵身一跃。

  天地瞬间失去失去了颜色,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和深渊处一个女人的脸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