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3章-
作者:费霓方穆扬      更新:2021-11-07 21:07      字数:10645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

  ♂

  回来时。

  车头都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轿车停在他们面前。

  张赫连忙给秦江打开车门。

  一打开,整个人就被惊吓到了。

  秦江身上,满身的血,满身的伤。

  “我马上让医生过来。

  ”张赫当机立断。

  直接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皮外伤。

  ”秦江叫住他,冷声吩咐,“去帮我买一颗紧急避孕药!”

  张赫僵住。

  什么情况?!

  秦江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满身血渍的,直接往房间内走去。

  白小兔此刻也被小何搀扶着下车。

  小何也是满脸紧张,不知道到底发生没有。

  看白小兔脸色明显很不好,也不敢问。

  那一刻就听到走在前面的秦江突然说了句,“快点!”

  明显是在等,白小兔。

  白小兔听到秦江的声音俨然是惊吓了一秒,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小何自然也发现了。

  发现了白小兔对秦江的恐怖。

  她用眼神看向白小兔,在问她是不是要报警?!

  白小兔摇了摇头。

  报警有什么用!

  谁还能奈何得了秦江吗?

  更何况秦江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推开了小何,跟在了秦江的身后,和他一起回都房间。

  走进去。

  秦江把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白小兔吓得身体一抖。

  “去洗澡。

  ”秦江吩咐。

  白小兔根本不敢停留,她连忙就走进了浴室。

  此刻真的很怕和秦江在一个屋檐下,很怕失控掐死他。

  明显。

  秦江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恐怖。

  根本不敢招惹。

  浴室内。

  白小兔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一刻才发现,她身上也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在刚刚和高强的推拉过程中,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现在看着觉得有些狰狞。

  又想到刚刚秦江对高强的报复

  虽觉得秦江残忍不已。

  但一想到高强对她的强迫,似乎有一点,解恨。

  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在让自己放松下来。

  然后起身,正准备走向淋浴下。

  刚由此举动。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秦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赤果的身子。

  看着她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欢爱后的痕迹。

  他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没有情爱的欲望,只有愤怒。

  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眶都要喷火了一般。

  那一刻却只是说了一句,“洗干净点。

  ”

  然后转身又走了。

  白小兔咬紧着唇瓣。

  庆幸秦江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一刻,心里又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她恍惚感觉到,秦江对她好像真的不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心里还是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当然不是对秦江会有什么感情。

  她大概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上秦江。

  她只是在想,可不可以真的依赖一次秦江。

  既然。

  秦江在乎她。

  至少现在在乎她,她为什么不能借用秦江的力量去对付苏晴。

  之前所有的担心所有不想要秦江帮她的根本原因,不过是不想和秦江纠缠,如果可以真的很想离他远远地,但现在既然逃不过。

  为何不在秦江身上得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