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站你这边-
作者:半枝梅花      更新:2021-11-10 07:55      字数:9682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我祖母刚刚那番模样,不给你岁年钱,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沈宸一怔,没料到她为了喊他出来,是说这事:“我已经长大,不需要压岁钱,我本是外人,在叶府已经是打扰,此次是我考量不周。”

  他有别处可以去,可是,不知为何,就想陪着阿芷一起守夜c过春节。

  叶芷知他德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说,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云纹六菱玉佩,塞进他手里,道了一声:“给你。”

  玉佩质地极佳,玉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晶莹无瑕,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

  沈宸时隔多年,瞥一眼就可以认出是母亲的遗物,当年被阿芷扔进身边的湖中,如今重现,他的手握着玉佩,仿佛珍宝回归。

  叶芷耷拉着脑袋,低头轻声道:“我年幼不懂事,将它扔了进去,后面又寻了回来,想着去龙虎山时便可以交还于你,却不曾料想发生很多事,耽误后,我也忘记了,今个儿是除夕,就拿来了。”

  刚说完,低头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碧玉云纹六菱玉佩递过来。

  她抬头,双眸亮晶晶的盯着他,不解。

  “你不是要我写承诺书吗?年幼时我还可允你,如今年岁大了一些,再写出那袭话,按上指印,行为如稚,不妥。这块玉佩是我娘的遗物,你拿在手,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为你赴汤蹈火有点言过其实,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惨绿少年如清风沐耳的声音,字字进了叶芷的脑中,她有点羞愧,自己老是缠着他要什么承诺书,保证书,还不喜他接近柳轻溪,这算不算是在断他姻缘?

  如今,逼得沈宸把他母亲的遗物都掏出来

  叶芷羞愧过后,更不能收他的玉佩,将他手推了回去,脆声道:“不必,你留着你娘的遗物即可,日后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所做之事,都跟随你的心走吧。日后,我若是做了你不开心的事,你也跟随你的心走吧。”

  怕他不明白,她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跟柳轻溪交恶,你想站谁那边就站谁那边。”

  还对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叶芷心里却暗道:要是真的敢帮柳轻溪,你就死定了,非要跟我的落雁枪过个百十招不可。

  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保持一个小姑娘的微笑。

  沈宸玲珑心窍,岂会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淡淡道了一声:“好,我定是站你这边。”

  叶芷眸光潋滟,露出满意开心的笑容。

  两人在外面待的时间不久,便回了正厅。

  叶家一大家子又守夜,荀殷c风琉琉也不睡,在厅里跟大家聊天,一派和谐模样。

  沈宸也没有去睡,坐在离叶芷最近的位置上,听着大家的话语,时不时附和一两声,荀殷跟叶源c风琉璃谈到书本上的某个问题时,也会借机考量沈宸,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的才学。

  沈宸都一一答上,没有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