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抱我-
作者:阮邪儿      更新:2021-10-31 15:14      字数:2161
  听见门响,文涧先是撞上了一双墨色冷翳的眼眸。

  他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将手从夏肆肩膀上挪开,顺便往后走了几步。

  看到顾九行,夏肆神情没有变,朝他走了过去。

  “回来了?”

  “嗯。”顾九行换上拖鞋,淡然的走进来,牵住夏肆的手,问道,“他是你那个表弟?”

  “嗯,过来吃个晚饭。”夏肆随意点头。

  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对话,却让文涧莫名心惊胆战,他摸了摸鼻子,余光又瞥见那两只朝他来的猫,文涧尖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向夏肆。

  “夏肆!夏肆!”文涧颤巍巍的指着那两只猫,“求求你了,把它们放笼子里吧!”

  夏肆无语的斜了他一眼。

  “我们家的猫不咬人。”顾九行勾着唇,将汽水抱起来,似有若无的朝文涧面前放,“你看,很乖。”

  文涧简直要窒息了。

  他立刻翻起自己的行李箱,从中拿出文成漠给夏肆准备的礼物,“这些都是我爸妈,还有我爷爷给你准备的礼物,我我我先走了!”

  文涧迅速合上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瞬间,客厅里就只剩下夏肆和顾九行。

  顾九行看了一眼夏肆,最后将手中的猫放了下来,说道,“我还有些工作,晚饭先不吃了。”

  夏肆看着他的背影,捻了捻指腹,然后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这么早回来,顾九行怎么可能还有工作?

  他沉闷的坐在书桌的椅子上,没有开灯的书房将他所有神情都隐藏起来,完全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夏肆推开门,也没开灯,脚步声被地毯吸收得差不多,只隐隐有一个身影,走到了顾九行的身后。

  身后的椅子被转动了一下,顾九行的身体便被转到了夏肆的面前。

  顾九行忽得将她抱进了怀中,扒开了她肩膀上的衣服,低头朝着她的肩膀咬了下去。

  夏肆轻笑,手指插入他的发间,神情中没有任何疼痛。

  “牙口越来越厉害了。”夏肆鼓励般的说道。

  “他碰你的肩膀。”顾九行又吻上那被她咬住的地方,低声说道。

  “现在干净了?”

  “嗯。”

  顾九行把她抱在怀中,可夏肆却没有任何动作,不禁低声说道,“你抱我。”

  夏肆坐在他的腿上,落在他发间的手一动,便游走到他后脖颈处,寻着他的唇,亲了上去。

  顾九行紧闭着眼睛,感受她翻搅的力道,心尖发颤,又不由自主得将她抱得更紧。

  分明正在抱着那人,但顾九行的心底却带了些微灰暗。

  只有她,谁都不能抢走,她是他的

  谁都不能碰。

  夏肆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他顺着脊梁往下走,她一顿,松开他。

  顾九行泛着水意的眼睛看着她,一言不发的,但浓烈黑意中,夏肆却看出了他眼底所带着的渴望。

  “给我。”他压抑着沙哑的嗓音。

  夏肆眼中涌现翻涌的红潮,按住他,“先吃饭。”

  顾九行不想松开,低低开口,带着失落,“你嫌弃我了?”

  夏肆喉咙干得厉害,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嘴唇,低磁女声中夹杂着忍耐,“乖一点,先吃饭?”

  顾九行不再说话,无声看着她,抱着她的力气逐渐收紧,热意传导,让夏肆哑声许久。

  夏肆给他勾得浑身冒火,不禁咬牙切齿道,“今天再哭也没用了。”

  话落,顾九行来不及反应,便被她凶狠的噙住了唇。

  红潮带雨。

  顾九行躺在床上,带着浓烈色彩的眉眼夹杂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红意。

  夏肆端了阿姨做的晚饭到了房间。

  她随便穿着一件垂感极好的吊带睡裙,赤裸着脚,走到了顾九行面前。

  “吃饭?”夏肆低着头看他,语气中夹杂着些微温柔。

  他从床上坐起,环住她的腰,声音沙哑,“不太想吃。”

  夏肆轻笑,低声在他耳边落下一串话来。

  顾九行只觉腰酸起来了,眼尾泛着红。

  “吃不吃?”

  顾九行只得点头。

  他其实早就饿了,闹了那么一番,浑身都没有多少力气。

  等顾九行吃完饭,他也彻底的冷静下来,暖黄的灯光洒在夏

  肆的身上,让她看上去比平时柔和了许多。

  顾九行想起自己先前的那一番纠缠,几乎可以说是不要脸皮了。

  他面上带着不好意思,趁夏肆去洗碗筷的那段时间,将床单被罩全部换了一遍,顺便又拿着自己干净衣服去洗了澡。

  夏肆把东西洗完,回到卧室,就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响动,她双手环着胸,勾着唇漫不经心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主动得不正常,显然是受到了刺激。

  文涧不过是按住了她的肩膀,他都能受这么大刺激,可见他对自己的在乎程度。

  夏肆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没有人会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在意自己。

  夏肆也一样。

  顾九行从浴室出来,便看到夏肆已经躺在了换好床单被罩的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动作轻缓,慢慢躺在她的身边。

  刚打算把她搂进怀中,她就好像有感觉一样,主动滚进了他的怀里。

  “你还没睡吗?”顾九行低声问道。

  “嗯。”夏肆抬起头,“聊聊?”

  顾九行瞬间便明白夏肆想和他聊什么,他的唇角抿起,没有说话。

  “还在想文涧的事儿呢?”夏肆在他怀中寻找一个舒服的地方,靠在上面,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没有。”

  “他是文家的儿子,也是我的亲人,文家和夏家情况不同,我不能将夏肆和文家的关系斩断。”夏肆勾着他的脖颈,让他弯下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和他不熟?”

  “不适合你说过?”夏肆不紧不慢的揉捏着他的后脖颈,“我就喜欢你这种的。”

  “就算熟,也没人能比得了你和我熟。”夏肆菱唇轻轻的勾着,那是能让顾九行感到着迷的弧度。

  她的话,也让顾九行心情澎湃。

  “嗯。”顾九行变得矜持了许多,“你身上热,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夏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