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终战-
作者:衔雨      更新:2022-06-22 18:21      字数:3758
  最后一关元始天尊那一关。

  唯有赢过元始天尊才算是真正地赢到底。

  “道友还是提前做好等待下一次终末的准备吧。”楚牧徐徐收回灭宇灭宙之剑说道。

  他直接称呼道德天尊为“道友”可谓是将自己和对方拔升到同等地位上了可偏偏不管女娲也好道可道、庄周也罢都没有对此表露出质疑。

  女娲自然是要肯定“神药”的地位了否则她岂不是要矮三清天尊一头?

  道可道和庄周则是在亲眼见过先前的交手之后知晓了楚牧确实有着和道德天尊称道友的底气。

  虽然有女娲看着道可道没法交出天地玄黄玲珑塔但楚牧本身亦是只在最后动用了灭宇灭宙之剑。在此之前他可是一直凭借自身的道行境界来和道德天尊交手的。

  他以这一次交手证明了自己的本事和能耐这是一位足以能够登圣的存在。

  在他说完这一句话后道德天尊的身影渐渐消失散诸于天地之间道可道和庄周皆是向那道残影行了最后一礼。

  在道德天尊消失之后楚牧的身体衍变也进入到最终阶段其天道之身彻底升华化作了纯粹的道体身体中的血肉像是道则所化每一个细胞乃至深入到每一个微粒都是似物质又非物质似元炁又非元炁。

  道器的根本便是道则道则的本质乃是一种天地结构的显化。

  就如同楚牧曾经吞噬过的五火七禽扇其本身的道则便是有关于火的结构、衍化、组成等种种相关。

  道则越多就越是近似于天地结构越是全面威能自然也就越强。似盘古幡这等至宝拥有四十九条重则已是足以和天地等同所以盘古幡才能够开天辟地。

  楚牧本身就吞噬了玉清十二派当中的大多数传承道器得以窥探到道则之秘之后又融合了诛仙四剑参悟了天地一体的境界已是深入到天地之根本。

  此时此刻他将自身的身体结构完全改变让生命形态和天地等同甚至于······

  楚牧的身体陡然崩解成四亿八千万的微粒一个个微粒组合成无数繁复的阵势重重叠叠形成一张罗网包围着被封在中央的盘古幡和太极图。

  一个又一个的阵势覆盖在两件至宝之上重重合拢已经和天地等同的身躯将两件至宝囚禁在内以浩浩荡荡的天道玄光不断洗刷炼化。

  列星成宿九州分立楚牧的身体之内出现了一个凝缩的天玄界上有星空布置周天星辰大阵下有十二道神柱化作都天神煞大阵。

  上下施压天地皆动。

  洛书河图在星空中运转着枢纽十二祖巫的虚影在大地上显露出巍然躯体两大绝阵施压之下便是连盘古幡和太极图都止不住地震动。

  “轰!”

  盘古幡猛然爆发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所握持挥斩出开天辟地的气刃。

  太极图也在同时运转阴阳定住森罗万象一道金桥向着下方不断延伸往九地之下冲撞。

  “不好!”

  女娲微微皱眉“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未有主阵之物不及周天星辰大阵稳定。你过去乃是以三清意志来统筹神煞自是无妨如今失了三清意志又无主阵之物都天神煞大阵做不到一直阻挡太极金桥的延伸。”

  “无妨。”

  淡淡的天轮虚影出现在上方楚牧的身影飘飘渺渺地传来“主阵之物已经到了。”

  空间泛起淡淡的涟漪慕玄陵带着身着厚重冕服的帝者来到了近前。

  “黄泉天子见过道尊。”

  那帝者向着天轮见礼随后从袖中取出了一块残破的大印。

  那大印通体呈现土黄之色其顶端已经彻底毁去印身也不见丝毫多余的纹饰只有最朴实的厚重。

  当这大印被黄泉天子取出之时微型天地内的祖巫虚影齐齐暴动无比澎湃的神煞直冲云霄。

  “后土皇地祗的帝玺······”

  女娲看着这残破大印露出一丝追忆之色“是轮回印啊。如果是这印的话倒是不必担心阵势不稳了。”

  “正是”黄泉天子恭谨道“我幽冥道便是巫族承继下来的道统。”

  魔道上下十二门下六门不提也罢上六门却是各有来历。补天魔道乃是女娲传承之道统修罗魔道是冥河老祖的耗材集中营心魔道是佛之反面大自在天魔所创太上魔道为玄都三尸之一开辟寂灭魔道则是未来佛统的另一面。

  就连向来低调的幽冥魔道也是有着悠久的传承和底蕴否则难以和其余五大魔道并列。

  只不过这幽冥魔道实在是低调得很平日里就做做杀人买卖一副超然世外的模样要不是慕玄陵加入到了幽冥魔道之中诸事繁忙的楚牧还真不一定顾得到这低调的门派。

  “黄泉天子待我重开天地之后当以我血为你等重塑巫身。”

  楚牧淡淡说着无形的神念摄拿着残破的轮回印飞入微型世界之内。

  “多谢道尊。”黄泉天子谢道。

  他将慕玄陵收入门中不单是因为这玉鼎之狼勾了自家的血亲也是因为他发觉了楚牧的都天神煞想要让楚牧相助光复自家道统。

  “还有慕师伯辛苦你了道脉不会忘记你的贡献来日我替你和你的红颜知己们亲自主婚。”楚牧又道。

  慕玄陵可谓是劳苦功高又是和云中城联姻让太虚道人力挺玉鼎宗又是和幽冥魔道联姻使得道门和幽冥魔道关系加深。

  就是靠着这一手“宗主外交”楚牧不但拉到了一大强援还在此关键时刻获得最后的关键之物——轮回印。

  就凭这两点足以让楚牧大力支持慕玄陵的事业为他主婚。

  至于大婚之后慕玄陵会否被瓜分那就不关楚牧的事了。反正就算他被分了楚牧也能把他给救回来。

  残破的大印进入了微型世界之后融入了大地之中有十二滴精血自大印之内渗透而出融入了大地一股无穷无尽无极无限的浊煞之气澎湃而起那向着九地之下延伸的金桥顿时被强势逼回。

  “盘古幡太极图。”

  阵纹组合天地化人楚牧的身影重新出现双眸闪过玄光以凌驾万象之势扭转着气机浩浩然的天地之力向内席卷镇压了开天气刃压缩了太极金桥。

  “镇压!”

  在震耳发聩的道音之中两大道器至宝被全面封锁入楚牧体内再现的人影汲取两大至宝之气机体内延伸出七七四十九条道则勾连着全身各处。

  他轻飘飘的落地身影映入众人眼中之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黄泉天子看到了称霸天地的苍茫雄浑慕玄陵看到了万象始源的无穷无尽道可道看到了两极对转太上无为庄周看到了如真似幻虚实相生。

  千种人能看到千种相但无论是哪一种相都只是楚牧的一个侧面。所有的一切集结为一体才是他的全部。

  这便是天道。

  “你的道终是成了。”女娲看着如大道源头的楚牧说道。

  失去了三清意志后又破而后立开创出真正的天道此时此刻的楚牧便是在女娲眼中都有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切感。

  “还差一点”楚牧却是摇头道“三大至宝不全面炼化我就无法达到先前那盘古之躯的层次如此境界还不足以与元始天尊较量。”

  他是在握住开天斧之后才化作盘古之躯的开天斧中蕴含着盘古的真正奥秘若不能参透这奥秘楚牧便无法踏出最后一步只因如今的他虽然更易了道途但他的根基依然建立在三清之道上。

  他和原来的自己一样想要踏出最后一步就需要重现开天斧。

  只是过去的楚牧是被动地承受着开天斧的气机任其改造自身而现在的楚牧则是要主动去炼化去掌控连开天斧都要炼化吸收融入自身。

  “待到我体内的道则达到五十之数时便是我踏出最后一步之时。而要走到这一步天玄界至关重要。”

  他双掌摊开显化出一个缩小的天玄界还有被自己召唤而来的诸多世界以及和天玄界近乎重合的封神世界。

  “诸多世界皆是已经被我所掌控唯一例外的便是封神世界。占领封神世界击败多宝道人便是我浑一诸界以洪荒之力祭练三宝踏出最后一步的时候。”

  楚牧一指点在那和天玄界重叠的虚影上心神和女娲相通借着两者之间的联系破开了无形的壁障。

  肉眼可见的那显化出的世界虚影之上有龙蛇交缠着冲入了封神世界打通了两界之间的壁障。

  天玄界凌霄城。

  一个空洞突然出现在天空中另一个世界的景象不断在空洞彼方闪现有浩荡仙光自那空洞中汹涌而出。

  “封神世界的界壁终究是被打破了。”

  多宝道人便站在凌霄城的城墙上遥遥看着天穹脸上却是不露一点意外之色。

  自从女娲进入了封神世界斩杀了冥河之后多宝道人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知道缝隙既然已经产生那么真正被打通就是迟早的事情。

  “这是最后的一战了。”

  他拂动大袖通传上下“诸位同门布万仙阵。”

  “是。”

  上下各方传来应答一座又一座大阵在天空大地上浮现。

  太极阵、两仪阵、四象阵、瘟癀阵、天绝阵、地烈阵、风吼阵、烈焰阵、落魂阵······

  诸多大阵如同齿轮一般互相嵌合重组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浊流自凌霄城向外流淌经历诸阵勾连上下正是九曲黄河阵。

  凡截教所属皆是演化大阵组合阵势阵中有阵演化诸象立起一座前所未有的庞大之阵。

  此阵以多宝道人为核心统合截教上下之力甚至接引封神世界之仙光以阵演界阵法一出朦朦胧胧的景象纷纷浮现化虚成实整个神州大地都扩张了少说五六倍在原来的中都所在已是被一处广阔的土地所取代。

  这万仙阵竟是演化出了封神世界中的景象化虚成实让一界之景呈现。

  而在原来的凌霄城所在隐约可见一座古老的大殿凌空飞起散发出镇压众天之势重重上清仙光自内中散发而出护卫着多宝道人。

  “那是······”

  刚刚和多宝道人交战过的杨戬看到那座宫殿久远的记忆顿时被唤醒“是碧游宫!多宝道人把这座宫殿都给启出了他这是破釜沉舟了。”

  “破釜沉舟我等也当如是啊。”

  后方遥遥传来沧桑话语有澎湃神光自西方而来停在了不远处的天空一个小小的奇点突然扩张整个天空都被庞大的宫殿群所遮蔽。

  “玉虚宫。”

  杨戬回头看向天空道出了三个沉重又久远的字眼。

  不是昆仑山麒麟崖上的那座玉虚宫是真正的从仙道时代就消失不见的玉虚宫是元始天尊曾经居住的玉虚宫。

  沉重的宫门缓缓打开在流溢的光华之中一个道人的身影从其中走出。

  “久违了啊天地。”

  云中子看着眼前的光景脸上露出由衷的感慨之色“久违了诸位道友。”

  他的身后玉虚宫同样爆发出覆压寰宇的气息浩浩荡荡的玉清神光和那上清仙光轰然碰撞。

  玉虚宫、碧游宫象征着两脉的祖庭同时出现在一片天空之下道气轰击目光交错远方和多宝道人和云中子眼中都闪过了沉凝之色。

  “好!今日便与你阐教再分高低!”多宝道人震声道。

  “阐教已是不在截教也早已是昨日黄花如今存在的只有三清道脉了”云中子轻叹“多宝道友与你等一战的不是阐教而是三清道脉。”

  他仰首高呼:“道首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