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章 合作呀-
作者:修仙呢没空      更新:2021-11-10 05:20      字数:2226
  果悟撇撇嘴,“还能怎么说,请您找人查看,不能让皇室血脉流落在外呗。”

  宣德帝示意夏公公出去,夏公公出门后,将所有人都赶远,自己也离门远远的。

  “老二,你老实和我说,当初为什么派人进晋王府。

  你大哥说你派人去救人的,可我知道,救,你也会第一时间从十王府跑来宫里,而不是从棋盘街跑去晋王府。”宣德帝盯着儿子的眼睛。

  果悟一僵,片刻后道:“教训晋王世子,当年,就是他推了我一把,让我一耳失聪的。

  不是润堂兄身手好救的快,我会受伤更重。”

  他坦然的回视皇帝,“爹,我没有杀他,只是亲手揍了他一顿,一耳换一耳。

  谁知道,那晚竟然起乱,有人夜袭晋王府。

  我把他弄醒后,还和他一起杀了夜袭的人。

  是他不听话,非得往王妃那里去救人,我追都追不上。”

  谁也没有想到,里面还有北疆人,果悟当时杀出重围,赶到念哥儿院里时,那里已经烧的进不去人了。

  他往火里冲时,侍卫打昏了他,等他醒来,才听侍卫说只救出了晋王幼子。

  宣德帝叹道:“他不是故意的,你二伯审问过他。

  他说,当时大家都在玩,不知道是谁推了他一把。”

  果悟垂眸,有时他想,如果他没有打伤堂弟,或许堂弟去救人时,就不会死。

  “爹,这孩子可能是堂弟的,不是润堂兄的。”

  宣德帝惊讶,“私生子?”

  “嗯。”果悟沉吟片刻,道:“他婚期定下不久,身边侍女有孕了。

  晋王妃要落了这一胎,他悄悄把人放良,安排到了良乡。

  还是求的润堂兄帮忙,后来,我派人去找,那里已经没人住了。”

  “此事,交给你去查如何?”宣德帝来到他身边,扶着他肩膀道,这个孩子,最是让他心疼不过。

  “嗯。”就算爹不说,果悟自己也会去查。

  “来,帮我看看这个。”宣德帝拉他到桌案前。

  指着拓纸,道:“你觉得这上面画的是什么?会是一样什么东西。”

  果悟视线一触及图形,就快速拿起看,“爹,这是怀宁戴的玉牌。

  润堂兄说是曾祖母送他的,他给怀宁了。”

  宣德帝接过,仔细看过,“来人。”

  夏公公快不迭小步进来,“陛下。”

  “去查一下朕祖母宫里的赏赐记录。”宣德帝刚一说完,又道:“你和虞统领去。”

  “是,臣领命。”夏公公行礼时,虞统领也出现行礼了。

  果悟暗叹,虞统领每次都神出鬼没的。

  “七两,你们可真了不得,我就离开两天,你们就折腾出了糖霜。”顾道长忍不住看了又看,漏斗里已经有一层白白的白糖了。

  他笑道:“兴化府不少地方种甘蔗,长生观里也种了一些,每年熬些红糖卖。”

  沈笑和程怀谦对视一眼,她道:“舅公,咱们合作呀。”

  顾道长一顿,道:“我给师兄送封信问问。

  具体还得他来操作,我是不管事的。”

  沈笑明白,接着她又听顾道长说:“七两,舅公要食言了,那把送你的软剑,皇家人要收回去。”

  程怀谦再次看向沈笑,两人还没有想好怎么编故事,舅公就替他们解决了。

  沈笑赶紧的把腰上的剑,解下来给顾道长,“舅公,给他们。”

  顾道长接过,道:“舅公给你换一把来。”

  “别。”沈笑拒绝道:“舅公,咱们犯不着。”

  顾道长拍拍她的头,道:“换了,才更安全。”

  沈笑想了想,便同意了。

  “念哥儿,恐怕还有你送七两的东西。”顾道长看向程怀谦,他已经想起,老友给自己看的图,就是念哥儿送七两的玉牌。

  程怀谦再次与沈笑对视,然后他道:“舅公,七两做主。”

  沈笑早在昨天,就把玉牌戴到了颈上,她取下来,运转灵力,小心倾听,确实没有人在附近,她小声道:“舅公,这个是不是在都有记录?”

  顾道长看了看,因为冰鉴而被封严实的房间,感知一下周围,没有人,然后才道:“都有。不过,念哥儿,你确定不用这个认亲?”

  程怀谦狠狠的点头,自家事自家知道,很难有人证明他的身份,滴血验亲是验

  不出来的。

  认了不一定被承认,可能还会失去自由,他受不了约束。

  从和七两定亲起,他就准备做个普通人。

  “舅公,七两在哪儿,我在哪儿。

  我就想过安稳的日子,不认什么亲。”

  沈笑把玉牌交给顾道长,“舅公,你费心了。”

  “好吧。”顾道长想想不对,又看向两人,“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沈笑和程怀谦同时快速的摇头,然后又立刻止住。

  顾道长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以后,能不去书楼就不去吧。”

  “是。”沈笑和程怀谦立即应下,目送顾道长离开。

  关好房门后,沈笑带着程怀谦进空间里,“念哥儿,跟我把地里浇浇水。”

  程怀谦连忙去取来铁锨,挖开河沟,让泉水流进那两亩田地。

  “七两,这晚稻,真的能打千斤?”

  “能。”沈笑摘了些个荔枝,洗洗分给他,一边剥开一边道:“我都种了好几年了。”

  “真神奇。”程怀谦也坐到地上,道:“咱们要不要把这稻子种到沈家村的田里?”

  沈笑摇头,“大伯不会同意的。

  以前,村里有人种过,管理的不好,产量不高。”

  程怀谦道:“种旱稻也种不好吗?”

  “有种的好的人家,就是没有麦子省力。

  大家觉得,有那功夫,到外面做个短工更挣钱。”沈笑道:“南方双季稻,咱们这里只能种一季,气侯大不相同。”

  “广西那边,有人种三季。”程怀谦是去过那里的。

  “各地有各地的好处。”沈笑没有去过,只在很久很久以前听说过。

  她笑了笑,道:“等你那边荒地开好,养个几年,我们可以试试种一些。”

  程怀谦赞成,“你决定。”顿了顿,他又道:“不知道这秋收前,能开多少?”

  沈笑想了想,上回,族田三十亩荒地开了半数,“应该会有几十亩吧?村里的牛骡,大伯借来好几头。

  大舅二舅他们家的,也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