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圣旨-
作者:贰月贰拾      更新:2021-11-08 08:11      字数:2209
  谁能想到,一个危及突然出现,又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解决了。

  以后在京城,还是要小心些。

  等苏素终于好了后,姜景焕看见她,没有再提之前以为她是女子的事。

  毕竟堂堂一个将军,被误以为是女子,恐怕是对他的侮辱。

  最近,皇上因为姜景烁的事,情绪变得阴晴不定,因着一点小事就责罚了太监宫女,所有人看见他都战战兢兢。

  刘通来找皇帝的时候,又一个被打得到死不活的太监被拖下去。

  “奴才参见皇上。”刘通虽已经是厂公,但是依旧保持着旧日对皇上的卑微。

  “刘通来了。”姜东腾有气无力的看他一眼。

  “皇上龙体欠安吗?”

  “哎。”姜东腾叹息一声后,不在言语。

  “皇上可要保重龙体,晋安不能没有你。”刘通温声细语的安慰着。

  “刘通,你跟朕的时间最长,你可相信烁儿会做出这种事?”姜东腾迷茫的问道。

  “皇上,奴才自然不想相信,可是,哎”刘通欲说还休的说着肯定的话。

  姜东腾如何不知道他后面要说的是什么——不想相信,可是人证物证都有。

  “听说雍州将军和五皇子关系不错,当时要是她劝劝五皇子,可能五皇子也不至于走错路。”刘通又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让姜东腾坐直了身体,眼睛盯着刘通,像在审视他。

  但是,刘通知道,皇上是在想五皇子和苏素两人其中的联系。

  “雍州将军”姜东腾呐呐的说着。

  半晌后,他自言自语道:“娉婷的亲事,应该可以提上日程了。”

  刘通掩下眼中的精光,跪下,“恭喜皇上喜得佳婿。”

  第二日,圣旨送到了客栈。

  苏素愁容满面,仿佛踩在云朵里,全身轻飘飘的。

  预料之中和预料之外的事都发生了。

  她要成亲了。

  对象是姜娉婷。

  日子定在五日后。

  她成了驸马。

  不仅如此。

  她收到的是两道圣旨。

  还有一道是:苏素卸任雍州将军职务,调任京城崔子健主管的政事堂礼部做司礼。

  这道圣旨对苏素来说,简直是一个侮辱。

  她是一个武将,征战沙场。

  可是,被调到京城不说,还做了一个文官。

  司礼,管典制c祭祀c学堂c科举。

  她大字不识几个的人,来做这些文绉绉的事情,能行?皇上怎么想的?

  哪怕是做个狱卒也好过做这个。

  皇帝忌惮她了。

  应该是被姜景烁的事情所牵连。

  她哪怕有怨气,也没办法抒发,成与不成,皇上一句话就够了。

  也好吧,好歹留在了京城,可以调查一下姜景烁的事情,也许能给他洗清冤屈。

  可是她在京城无权无势,没有可用的人,单枪匹马,如何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也只有抱住姜景焕的大腿了。

  还有,和姜娉婷成亲后,又该如何面对她?

  要是一直不碰她,她肯定要抱怨苏素,然后告诉姜景焕。

  这样的话,姜景焕对她肯定不满,到时候处境就更艰难了。

  可是,苏素就算想硬着头皮去洞房,姜娉婷怕也不愿意。

  真是愁啊!

  苏素感觉自己陷入了困境,前无出路,后无退路。

  凉薄最是君恩。

  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大将,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烂泥,扶都扶不上墙那种。

  姜景焕那边也收到了圣旨。

  他原本和崔子健想的是,请求皇上让娉婷跟着苏大虎到雍州去,哪怕以后互相不联系。

  到了关键时刻,在走这一步重要的棋。

  可是,皇上的圣旨彻底绝了他们的设想。

  姜景焕派人悄悄打探后,得知一个重要的信息——皇上下圣旨前一晚,刘通去了。

  “这件事,定是刘通怂恿父皇的,父皇竟如此相信这个小人。”姜景焕气愤的对着他外公崔子健说道。

  “皇上信与不信刘通,不重要。重要的是,刘通为了谁。”崔子健慢条斯理的说着,一点也不见喜怒。

  姜景焕细细思索着崔子健的话。

  是啊,刘通这样做自然有目的。

  苏大虎将与姜景烁联姻,谁都知道,这事等于让他离皇位更近了一大步。

  之前,大家都觉得姜景烁和苏大虎走得近,当时姜景焕怕也是抱着利用的心理接近她的。

  苏大虎并不见得就是投靠了姜景烁。

  但若是刘通以两人曾有接触,所以姜景烁才如此有恃无恐作为理由说给父皇听。

  即便没有证据,父皇也会因为自己的疑心处置苏大虎。

  父皇以为是绝了姜景烁的后路,但是也绝了姜景焕的依仗。

  五弟是不中用了。

  刘通与他无冤无仇,不会莫名的给他使绊子,这样做,一箭双雕,得益人就是三弟。

  刘通竟投了姜景炎!

  “刘通怎么会?”姜景焕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父皇能够完全信任他,就是笃定他不会站队。

  “焕儿,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看是否是对方真正需要的。”崔子健睿智的眼柔和的看着自己的外孙。

  姜景焕又沉思了一下他的话。

  刘通现在有钱有权,宫里宫外谁不忌惮他?

  他都有了。

  唯一没有的,怕就是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是三弟能让一个太监成为男人?

  崔子健从来不告诉姜景焕该怎么做,只是给他一些提示,让他去做,不管成功与否。

  因为没有谁可以帮助谁一辈子,最后都要靠自己。

  什么都可以失去,只有思想不会失去。

  “孙儿回去调查清楚。只是,哎,大虎这步棋没用了。”姜景焕有些遗憾。

  “倒也不是。苏大虎短短的几年就做上将军,不是庸才。在军营拼前程与在朝堂之上异曲同工,不过凭一股狠劲,谁豁得出去,谁赢。且看着吧,苏大虎恐怕前途无量。”

  崔子健想到那个年轻人,满眼欣赏。

  因为看见她身上的冲劲。虽不知道是什么鼓舞着她逆流而上,但是一定是她为此不计后果c不惧生死的事。

  他们这些人,都有家,背后家族关系错综复杂,所以不能豁出去,只能慢慢的部署,将计谋放在台面下,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苏大虎她不怕,一腔孤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