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劝-
作者:沈乐鸢      更新:2021-11-08 14:17      字数:13372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方奶奶叹了口气在尤斯若身边坐下,“好孩子,有什么话跟奶奶说说?”

  尤斯若看着奶奶,却不知从何说出口。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方奶奶只是笑了笑,“你不想说,奶奶就不问,等你想说了,再告诉奶奶。”

  “嗯。”尤斯若苦笑着点了点头,失落都挂在脸上。

  “你可知这绿豆糕为何清甜不腻?”

  尤斯若看着手里的绿豆糕摇摇头。

  “这绿豆糕想要做好必须提前泡发,待到泡好得在过一遍水祛除其苦涩之位,除此之外还要去掉其外壳,期间的步骤缺一不可,方能做出这细腻绵柔的绿豆糕。”

  “你再尝尝,这绿豆糕是不是格外香甜?”

  尤斯若小小的咬了一口,“是挺甜的。”

  方奶奶慈爱的看着她,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朵笑话,在脸上开得格外灿烂,她伸出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拍了拍尤斯若,“不论是人还是这绿豆糕,想要变好都需要经历重重磨难,奶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奶奶相信我们家若若啊,是最坚强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顺利度过的。”

  “奶奶。”

  “我既说过不问你,便不会问你,这事你好好想想,有的事啊,别人说了无用,劝也是徒劳。”方奶奶点了点胸口的位置,“唯有这里想清楚了,明白了,才能真正的走过去。”

  “可我若是想不明白呢?”尤斯若皱着小脸,越想就越是难受。

  她不相信西西会这样对待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西西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尤斯若更咽的吸了口气,“可她却想要我的命,奶奶,您觉得她对我好,到底是因为她想和我成为朋友,还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谋我的命呢?”

  “孩子,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该问你自己,你没有答案吗?”

  尤斯若红着眼点头,“我不相信西西是这样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跑了,我找不到她。”

  方奶奶捻着帕子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孩子啊,人与人的相处很简单,也很复杂,奶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在你的心里她很重要。”

  “人是情感动物,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说她是木头吗?”

  “噗嗤!”尤斯若忽然笑出了声,心瞬间开阔了,很多事情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

  “好孩子,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是家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至于你的朋友,在该回来的时候,奶奶相信她会回来的,与其在这伤心流泪,何不等她回来问个清楚?”

  “有些事情何必纠结,你有你的难处,她有她的难处,不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是不是啊?”

  “奶奶,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伤心了,我等她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相信西西,我不相信这些年她待我都是一场戏。”

  “这不就对了吗?你们的经历旁人不知,又如何评价,唯一能够给你答案的,只有你自己的心,我家若若可是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待她真心,她又如何能感受不到?”

  “嗯,谢谢奶奶,若若明白了。”

  “好孩子,快擦擦,瞧瞧眼都哭红了,这要是一会儿进去,小遇看了该伤心了。”

  “他才不会呢,他还吼我。”尤斯若委屈的扁着嘴。

  “他吼你?”方奶奶蹬了蹬拐杖,“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若若,若若你放心,奶奶这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奶奶。”尤斯若连忙将人拦住,“奶奶,我,我也吼了他。”

  尤斯若心虚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先朝他吼的,这不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我没有控制好脾气,应该是我跟他道歉才对,是我对不起他。”

  “你呀”方奶奶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不管了,随你们去吧。”

  “奶奶,您不会怪我吗?”尤斯若犹豫的问。

  毕竟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可是奶奶不问缘由就站在了她的这边,这对方知遇不公平,不过尤斯若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